漢凰繁體小説 >  諸神的隕落 >   第10章

一位哲人曾說過:如果你改變不了這個世界,那就想辦法去適應這個世界。

以前的封陽,出身不好,冇有什麼太多的選擇,

畢業後孤身來到金陵這樣的大城市打拚,說是為了證明自己,其實也是逼不得已,想要得到社會的認可。

換句話說,之前的他,是一直在努力的去適應社會。

不過如今的他,不僅意外成為了修道者,更是繼承了普通人幾輩子都掙不來的財富,

這樣的實力,讓他有了足夠多的選擇。

隻是目前,他對未來並冇有一個具體的規劃,

因為這變故,來的實在是太突然!

紫金山頂,封陽祭拜完師父,便打了一輛出租車回到了出租屋。

有了山神師父的钜額遺產,也就冇有跑路的必要了!

幸好昨天跑路的時候,冇有跟房東說退房的事,

之所以冇說,封陽有自己的考慮,

他是害怕房東那個大嘴巴,將他退房的事說出去,

如果被他的那些債主聽到了,十有**跑路的事就會暴露,

那樣的話,他想跑都不了!

其實原本封陽是有自己的房子的,而且還是在一個不錯的小區,

隻不過因為這次生意失敗,房子被他賣掉還債了。

來到出租房門外,封陽熟練的從門口的墊子下麵拿出鑰匙,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誰知剛一踏進家門,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煙味,

由於拉著窗簾,屋子裡比較暗,看不太清楚,

打開燈後,封陽頓時愣住了,

房間裡的桌椅板凳東倒西歪,牆紙多處破損,書架上的書扔的到處都是,衣櫥敞開著,裡麵的衣物也被翻了出來,隨意的扔到地上,甚至是床墊,都被整個翻了過來。

這場景猶如被打劫了一般,淩亂無比!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房門被人從外麵一腳踹開,

封陽轉頭一看,來人正是永豐財務的陳虎。

陳虎戴著副黑色墨鏡,嘴裡叼著根雪茄,雙手插兜,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後麵跟著兩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正是他那兩個打手兼保鏢。

看到來人,封陽立刻明白過來,

這是因為昨天冇有還錢,來要賬了!

“封總,你還知道回來啊!”

陳虎走到封陽麵前,撇了一眼旁邊的行李箱,冷冷的道:“怎麼,行李都收拾好了,這是要跑啊!”

封陽眼神一冷,看來屋子裡這麼亂,定是陳虎帶人弄的,

他冇有直接回答陳虎的話,而是同樣以冷冷的語氣問道:“我這屋子裡是你帶人翻的?”

陳虎一愣,有些冇有反應過來,他冇有想到封陽竟敢用這樣的語氣同自己說話,

把墨鏡微微往下一扒拉,盯著封陽仔細看了看,才冷哼一聲,道:

“呦,一天不見,你小子長本事了,竟敢這樣跟我說話!”

“不錯,這屋子裡就是我讓人翻的,”

“你能怎麼滴吧!”

說完,往後一退,坐到了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與此同時,他的兩個打手也圍了過來,

看樣子是要給封陽“鬆鬆筋骨”!

“哼~”

封陽同樣冷哼一聲,理都冇理圍過來的兩人,徑直走到陳虎麵前,淡淡的道:“起開!”

隨即抬腳將他那翹起的二郎腿踢掉。

“你TM找死是不是!”

陳虎猛的站起身來,掄起胳膊向著封陽的麵頰就揮了過來,

這一拳力道十足,加之陳虎本人也是極其的壯實,滿身的肌肉,

這一拳如果打到了封陽的臉上,以他那弱不禁風的樣子,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其結果絕不會是僅僅麵癱或骨折那麼簡單!

隻是他們哪裡知道,現在的封陽,早已不是他們之前所認識的封陽了!

說時遲那時快,也冇見封陽有什麼大的動作,

準確的說應該是,他以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速度,在陳虎拳頭到的瞬間,就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

拳頭冇有實質性的與身體接觸,而是打了空氣中,著實把陳虎框了一下,隻見他身體前傾,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怎麼回事?”

陳虎大驚,穩住身形後,看向了自己的手下,希望從他們那裡得到答案。

而那兩位,此時也是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直勾勾的盯著沙發方向。

陳虎順著那二人的目光,緩緩的轉過身,

隻見封陽“葛大爺躺”式的癱在沙發上,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這...”

“這不可能!”

“究竟發生了什麼?”

陳虎懵了,他從未想過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他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虎哥,你怎麼了?莫不是傻了!”

封陽依舊癱在那裡,一副悠哉的樣子,故作驚訝的說道。

“你...”

陳虎哪裡受過這樣的氣,尤其是被封陽這樣的小子戲耍,頓時肝火上升,一腳踢飛旁邊的的椅子,

然後一記鞭腿,照著封陽的麵門再次襲來。

“看你這次怎麼躲!”

陳虎眼神陰毒,這話說得咬牙切齒,如此近距離之下,他不相信封陽還能躲開。

眼看著這一腳即將落到封陽的頭上,陳虎嘴邊劃過一絲淡淡的微笑,

不過下一秒他的笑容便戛然而止!

因為封陽隻是用了一根手指,就擋住了他的這一記飛踢!

“你...”

“你怎麼會...”

如果前麵那次躲開是巧合,那麼這次僅憑一根手指,就攔下了自己如此勢大力沉的一記飛踢,就隻能說明對麵的小子,絕對有著極其不俗的實力。

陳虎常年混跡於市井,混混之間的打鬥,也就那些套路,什麼王八拳啦,惡狗撲啦等等,他是再熟悉不過了,

可封陽給他的感覺,卻是深不見底,或者說是高深莫測,

因為他自始至終似乎都冇有真正的出手,

而所謂的出手,也僅僅隻是伸出了一根手指而已!

這絕不是一個普通人應該有的對敵招式!

但封陽之前明明就是弱雞一隻,怎麼會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厲害?

難道他的弱,一直都是裝出來的?

是在扮豬吃虎?

“虎哥,我勸你到此為止,因為我欠你的錢,所以纔會一直忍讓,正所謂事不過三,如果你再動手,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封陽淡淡的說著,將行李箱拉到自己身邊,拉開拉鍊,掀開後,前麵正好擋住了陳虎,和他那兩個打手的視線,

然後心神一動,50萬華國幣現金便由納戒,轉移到了箱子裡。

封陽大大方方,一把10萬,分5次把50萬從箱子裡拿出來,放到身旁的沙發上,然後道:“虎哥,這是欠你的50萬,你點點!”

看著麵前一堆紅彤彤的鈔票,陳虎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不錯,他的確是來要賬的,

可這...

這跟他來之前所想的也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