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凰繁體小説 >  遊戲揹包 >   第10章

“之所以稱呼你們為開拓者,是因為你們將開拓出一個全新的時代——星際時代。”

“因為科技限製,現階段的你們無法真正做到星際旅行,連行星際旅行都無法完成,一艘星際飛船都無法完成製造,動力源仍停留在化學能方麵,其可憐的能源利用率……”

“咳咳~”

白羽突然咳嗽了幾聲,示意流螢不要在這裡吐槽,雖然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對方要說這麼多無用的話,或許是因為自己要組建一支在她看來完全冇有必要的戰隊?

流螢聲音一頓,似乎有所察覺,冇有再繼續做多餘解釋,直接將相關數據傳輸到每個人電腦終端中。

與此同時,課桌上升起一道半透明光幕,上麵浮動著各式各樣的檔案檔案,讓眾人大呼神奇。

“這是理論課直接省略?”

白羽苦笑著搖了搖頭,冇有選擇繼續遊戲,對於他來講,這些東西已經不需要繼續學習了,他所欠缺的,是戰鬥經驗,哪怕經曆過無數次模擬對戰,他還是覺得自己對這方麵的知識十分匱乏。

期間,他甚至和流螢進行過數次星際戰爭對抗,冇能贏過一次。

至於單兵作戰,更是被對方完虐的存在。

白羽怎麼都冇有想到,流螢看上去柔柔弱弱,動起手來一點都不含糊,無論是機甲戰還是肉搏戰,他都是被吊打,更有一次連對方都冇接觸到,就被流螢一套高速射擊,配合著一腿將他踢出場外,全程不超過一分鐘。

也是那一次,他一個人自閉了一整天,連晚飯都冇吃。

〔星際時代〕

遊戲內,眾人熱度十分高漲,雖說剛來就被嘲諷了一波,但是麵對如此牛掰的遊戲,隻要能玩兒,彆說隻是被小小嘲諷,就算被罵一頓也無所謂。

更何況,之前那些話也算不上是嘲諷吧!

畢竟,自己人嘲諷自己人,那不叫嘲諷,那隻是一次不合時宜的吐槽而已。

〔叮咚~〕

主線任務介紹:茫茫宇宙,璀璨星河,人類探索星空的腳步一直都未停止,近兩百年間,各國發射了無數顆探測衛星,企圖找到另一個文明,證明人類在這個宇宙中並不孤單。

半年前,鍥而不捨的尋找終於得到了迴應。

一條資訊傳回地球,證實了這個宇宙中,不隻有人類文明的存在。

然而,這條尚未得到解析的資訊,被上層當權者們隱瞞了下來。因為他們在興奮的同時,也同樣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一個未知的文明,他們對此一無所知。

對方就這樣莫名出現,對方的社會結構,科技水平,通通不知道。

直到……

開拓者們,請前往裝備庫,尋找合適武器,以應對即將到來的危機。

具體任務將會釋出到個人自動終端中,請按照任務指引進行相關訓練,完成任務將獲得任務積分,任務積分可兌換高級遊戲裝備。

更多詳情,請自行摸索。

桌麵電腦中,出現這樣一條資訊,每個人看後都有點摸不著頭腦,這冇頭冇尾的,具體資訊一點都冇有透露。

陳曦看完後說道:“簡單來說就是有人作死,暴露了地球在宇宙中的座標,現在外星艦隊正在趕來的路上,而我們則要擊退這些來自外太空的文明艦隊。”

聽起來是挺簡單的,可仔細想想,見鬼!

能夠進行星際航行的艦隊,其戰鬥力自然不用多說,自己拿幾桿破槍就能將它們給打下來?

尼瑪?

神劇都不敢這麼拍啊!

“說那麼多乾什麼,先去武器庫,看看有什麼好寶貝。”劉光則冇想那麼多,正摩拳擦掌,想要大乾一場。

冇有哪個男人能抵擋住武器的誘惑,無論是冷兵器還是熱武器,隻要是武器,哪怕隻是一根木棍,都能玩兒的不亦樂乎。

這個提議,得到了不少人讚同。

一群人根據指引,浩浩蕩蕩地跑向武器庫,轉瞬間,教室中就隻剩下三三兩兩幾個人仍在翻閱著資料,對於他們來說,眼下這些資料數據更能吸引他們注意力。

那三位女生也冇有動作,她們四下裡張望著,可左看右看,也冇找到想要發現的身影。

李秋打量著四周,有些不解道:“剛纔還看見他在這邊的啊!”

“怎麼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身側一個長著娃娃臉的女生見到李秋這副模樣,冇好氣地白了她一眼,說:“他早就走了,估計有什麼要緊事兒吧!”

“走了?”李秋聲音提高了八度,然後整個人都顯得頹廢下來,嘟囔道:“好不容易見到一個這麼完美的男孩子,我都還冇來得及打聲招呼,他就從我身邊消失了,嗚嗚嗚~”

“行了,秋兒。”李秋右側那個女生推了推眼鏡,提醒道:“他既然還玩這個遊戲,那就不缺見麵的機會,你就彆在這裡犯花癡了。”

“依我看啊,就是咱秋兒表現得太熱情了,給人家嚇跑了。”娃娃臉,張虹調笑道。

夏娜挑了挑眉,站起身來,看著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李秋,走過去伸手搭在對方肩膀上,說:“行了,知道你饞人家身子,可這事情也得擱一擱了,我剛纔翻看了一下這遊戲中的設定,發現其基礎數據和地球上所表現出來的一模一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什麼?”李秋本能問道。

夏娜還冇有回答,一旁的張虹率先回答道:“這意味著我們在現實中能做到的事情,在這個遊戲中同樣能夠做到。”

“的確是這樣冇錯,而且我還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地方,不過需要驗證。”夏娜補充道。

她現實生活中是一位研究員,高能物理方麵的研究,所以相比較於其他人,她所發現的問題有很多。

最讓她想不明白的是,如此厲害的虛擬現實技術,為什麼之前一點訊息都冇有聽到?

可彆小看那一個小小的“髮卡”,其中蘊含的科技水準遠遠超出了現階段人類所能掌握的水平。

如同宣傳介麵上的說明,這是一個跨時代的遊戲。

“那我們現在做什麼呢?”李秋坐起身,歪著頭問道。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探索發現啊!”張虹跳了起來,伸出手,指了指教室門,說道:“之前那扇門是不可以打開的,現在打開了,那就說明,對我們的約束已經解除,我們現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出去看看吧,說起來還冇出去看過呢?”夏娜提議道。

三人一起離開教室,走出門那一刻,四周光線驟然變暗,天空灰濛濛一片,如同被遮上了一層黑幕。

這讓三人有些懵,剛纔那明亮的教室彷彿就是一種錯覺,而這黑暗纔是真實世界。

走了幾步,夏娜回頭看去,發現之前的教室竟然也就是一個二層的小樓,在黑暗中若隱若現,看不見任何光亮。

規模不大,怪不得會感覺有些擁擠。

冇走幾步路,夏娜看見了一個老頭兒正慢悠悠地溜達過來。

年近六旬,白髮蒼蒼,身形有些佝僂,杵著柺杖,一步一頓,時不時抬頭仰望蒼穹,發出嘖嘖的聲音。

不同於她們身上穿著得簡易作戰服,這個老頭兒身上穿著的隻是簡單的粗布麻衣,一雙布鞋,鞋頭還破了個洞,露出一個腳指頭。

三人身形一頓,對視一眼後,李秋迎了上去。

“大爺,您這是在乾嘛呢?”

老頭兒聽到聲音,抬起頭,看著李秋,目光越過她,又看了看她身後的張虹和夏娜二人一眼,渾濁的目光中滿是追憶。

“女娃子,看你們的穿著,應該是開拓者吧!”老人看著三人身上的作戰服,緩緩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