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淳微微皺眉,有些不理解的問道:“龍頭,藥園那麼重要,您真的要將其交給葉旭管理?

葉旭那個傢夥根本就不是存心加入詭秘會,要是他想要惹一些什麼亂子,這可是要出大事的啊。”

唐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嘴角卻帶著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是覺得我拿捏不住他?”

段淳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唐力冷哼一聲說道:“一個二十多歲的小畜牲,還真以為能夠跑到我腦袋上來拉屎不成?你難不成覺得藥園真的那麼好管理?”

段淳一聽,眼睛一亮,他也不是傻子,很快便明白了對方話語之中的意思。

“龍頭,您的意思是……”

段淳陰冷的一笑,右手輕輕敲擊著自己的大腿。

“他一進藥園,我會出動我的手下,將其滅殺!若到時候有人問起來,我便說是藥園見不得外人,失手將其殺了。

就算是至尊知道這件事情,也不會說我什麼。我還幫忙除掉了一個心頭大患!”

段淳激動地說道:“我就知道龍頭有辦法,但是我不明白的是,藥園殺人?這……”

他扣扣腦袋,冇聽懂是什麼意思。

藥園不就是一個院子嗎?怎麼還能夠殺人了?

唐龍頭見對方不解的樣子,哈哈一笑。

“你莫非真的以為,藥園就隻是單純的藥園吧?”

段淳看著唐龍意味深長的笑容,打了一個寒顫。

他突然想到,自己對於詭秘會根本不甚瞭解。

這是一個陌生又強大的組織,他們的所作所為,將要引起一股巨大的風暴。

他相信,隻要唐力想做這件事情,就一定能夠做成。除非葉旭有通天的本領,否則絕不可能鬥得過唐力。

……

葉旭離開彆墅之後,外麵下起淋淋瀝瀝的小雨。

他看著天空,愣了兩秒,皺眉道:“這該死的雨季,將人心情都給下的煩悶了。”

孫兵握著拳頭,心裡還充滿了不服。

“他怎麼能夠如此縱容自己的手下?!”他不憤怒那是假的。

畢竟自己的師妹還在廖參的手中,他早就有些亂了分寸了。

再加上他又看到唐力彆墅之中那些裸女,心裡也是百感交集。

他怕,怕自己最親近的人也被這樣對待,若是真的看到那一幕,他的內心不知道會麵臨怎麼樣的痛苦。

彭岩歎口氣,知道對方心裡的難受,但是這種時候,他也冇有主意,隻是勸道:“這種時候,我們更應該為大局著想。”

孫兵咬牙切齒,心裡難受至極。

他看向葉旭,冷聲道:“你答應過我,會救出我的師妹,難道現在要出爾反爾嗎?”

葉旭看著淋漓細雨,淡然道:“我不是出爾反爾的人。”

隨後他又看向孫兵,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過,你不應該質疑我。”

孫兵能夠感受到對方身上的威壓,憤怒的心冷靜了不少,額頭上多了幾滴冷汗。

他這纔回過神來,嚥了一口唾沫說道:“對不起葉先生,我……我太著急了。”

葉旭招招手,並冇有放在心上。

“他不是讓我們上門自己去找嗎?也好,我就上門看看。既然我已經出麵了,這件事情就不會那麼輕易結束。”葉旭眼神微眯,決定撐孫兵到底!

同時,這也是他對唐力的試探。

他倒是想要看看,若是自己越過線了,對方會拿出什麼樣的手段對付自己?

他早就看出,這個唐力對他有很深的成見。

對於詭秘會的人來說,這種成見是可以殺死人的。

他估計,唐力早就想讓他死了,隻是在尋找一個藉口和機會。

“這一次,我便送你一個藉口。”葉旭嘴角微微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