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考試加翻牌子

看著眼前的盤子。

說實話,大家都是有點蒙的。

就連孫奕一時也有點吃不準,這是要做什麼了。

這雖然是孫奕的第一次考試。

可考試的流程孫奕還是相對熟悉的。

這些天,不論是跟李炳炳的交流。

還是看各種的考試流程說明。

孫奕對於整個考試的大體情況,可以說是基本熟悉了。

但不論什麼人都冇說過,怎麼考試之前,還有一個什麼抽簽環節。

這就很讓人意外了。

難道這是考試之前改了流程不成。

看著那六個竹簽,孫奕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判斷了。

果然,這個時候隻聽齊鎮在上麵。

彷佛春光滿麵的一般,說道:

“這次來的人,你們有福了。”

一聽這話,大家更是一愣。

這是什麼意思,這怎麼聽著耳熟呢。

齊鎮也確實十分的開心。

這次古村來這裡,可是直接帶了三套備選題目的。

而一星律師考試,不同於其他的職業考試。

律師職業,一直是這個大陸上最為尊貴的職業。

自然,考試規格也是最高的。

不同於其他考試,提前擬定好一套題目。

當場開封。

律師職業的考試,通常是由主考帶來三套備選。

而後,在考試前最後的一個時間,當場自己決定哪個,而後開封的。

現在齊鎮自己帶來了三個,古村也帶來了三個。

這用誰的考題,那就很微妙了。

這明麵上是考題的選擇。

實際上,還是兩個學院之間的較量。

同時也是關係到兩個主考之間的氣勢。

用任何一方的考題,那就是一種變相的承認。

而如果齊鎮跟古村置氣。

從而導致了這次考試的考題,遲遲不能確認。

那麼,就會出現考試延考的情況。

這樣,古村也算是給齊鎮搗亂成功了。

不論哪種情況來說,古村此行的目的,也算是達成了一個了。

當時,古村就是這樣興奮的。

至少,他認為這個難題,齊鎮短時間內是無法解決的。

可不成想,齊鎮竟然想出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這次考試的題目,既不是齊鎮決定。

也不是古村決定。

而是由在場的考生決定。

這點就大大的出乎了古村的意料。

而且齊鎮還有一整套的措施,讓古村完全說不出話來。

於是,就這樣,這個矛盾被齊鎮很簡單的就解決了。

隻要這個事情超過了古村的掌握。

那麼對於齊鎮來說,就是一種勝利。

也難怪齊鎮現在春風滿麵了。

隻聽齊鎮繼續說道:

“這次的一星律師考試,我們是格外重視的。

因此,不僅我們明濤學院封印了三套題目。

就連優士學院也給我們帶來了三套題目。

足可以看到,我們對於這次考試的重視。”

眾人一聽這話,全都一愣。

甚至幾個相互熟悉的人,都忍不住去看對方了。

齊鎮注意到了這一點。

不過他並冇在意。

隻要跟古村這一局,占據了上風,把這次的考試主動點拿到了自己的手裡。

《踏星》

那麼就是勝利。

於是,齊鎮繼續說道:

“所以,現在放在你們麵前的,就是今天備選的題目。

你們可以選一個。

哪套題目被抽中的最多。

那麼就考哪套題目。

現在距離正是考試,還有半個時辰。

大家抓緊抽吧。”

說著,齊鎮微微一笑。

一種從容自信,溢於言表。

而直到此刻,大家才知道,為什麼這次入場的時間,提前這麼多了。

一般說來,都是考前三刻鐘,才帶人入場的。

而現在整整多了一刻鐘。

感情就是為了抽題目。

孫奕看著眼前的盤子。

他先用神念感覺了一下。

卻發現,完全冇有任何的阻隔。

如果神念足夠強。

那麼完全能夠看透竹簽。

可見,考試的監考,對於這個抽題,確實冇有多少的關心。

看到這裡,孫奕也不耽誤。

直接抽了第二個竹簽。

隻見上麵寫了一個小小的【乙】字。

孫奕一愣,感情這連順序都冇變啊。

不過孫奕也有一個疑惑,他們這些考生能夠選出題目。

可什麼題目是【甲】,什麼是【乙】又是怎麼確定的呢。

似乎很多人都有這個疑惑。

隻見齊鎮這纔對古村說道:

“那麼古律,你也來抽吧。

給這些題目定個順序。”

原來,考生們可以選出題目的代號。

而題目的代號確定,卻是由監考隨機確定的。

那麼這種雙向的確定方式,就完全隨機了。

也確實,誰也不能說齊鎮的操作有問題。

而聽到這話,古村也隻能厭惡的擺擺手。

他甚至直接說道:

“貢南,你來抽吧。”

古村現在已經看出來了。

自己已經落了下風了。

齊鎮現在儼然已經是首席主考了。

現在由他主持抽簽儀式,那麼自己老老實實的去抽簽,就太冇有架子了。

所以,他乾脆讓出舞台,讓貢南去丟人了。

而李炳炳這個時候也走了上去。

人家是弟子上的,自己這裡,自然也不能讓齊鎮去陪他玩。

於是,李炳炳拿起一卷題目。

貢南就隨機的去抽一個竹簽。

從而確定了這個題目的代號。

而同時,其他人也冇閒著。

謝琴親自帶著輔助的監考在統計考生們的抽簽。

最後,一個【丙】的題目被選中了。

看來不少的考生,對於數字【三】確實有些迷信啊。

不過半柱香的時間。

這個選題目的事情,就確定好了。

最後確定的,是古村帶來的一套題目。

雖然用了古村的題目,可古村卻完全冇有起到壓製齊鎮的作用。

他最後也隻能憤憤的緊盯著齊鎮,希望再找出他其他的失誤。

讓他好看吧。

而齊鎮看著古村這種,我不服你,但我無可奈何的樣子,也確實十分的開心。

雖然這個題目是古村帶來的,不過齊鎮也冇有什麼鄙視。

不過是考試題目而已,隻要聖律院同意的。

那就是合法的題目。

在確定了題目之後,齊鎮取出了帶來的【千機木】。

現場直接捏起法決,而後把題目中的試題打入【千機木】的法器當中了。

這一套流程,孫奕算是熟悉了。

他已經考了幾次其他的考試了。

在【千機木】的牽引之下,考生桌子上的紙張也漂浮在了空中。

開始不斷的複製題目。

這與孫奕之前參加的考試完全冇有任何不同。

孫奕也自然也懶得多看。

孫奕巴不得好好的養精蓄銳呢。

要知道考試的第一個大部分的默寫題。

整整五百道題目。

而時間隻有兩個時辰。

換算成孫奕前世的時間。

也就是四個小時,兩百四十分鐘。

這幾乎就是需要每分鐘兩道題的默寫。

三十秒必須能夠答完一個。

而且還冇有重新檢查的機會。

這也從側麵可以看出,考試的難度了。

這不僅是和記憶做鬥爭的過程。

同時也是跟時間賽跑的過程。

也怪不得一星律師考試需要築基期的修為了。

不然,這對於體力都是極大的負擔啊。

孫奕這裡正在準備。

完全冇有注意到,一雙惡毒的眼睛,正在看著孫奕。

趁著【千機木】複製題目的時間。

須宏茂此刻還是心情十分忐忑的。

他如何不知道,接下來將會是一場硬仗。

每年的考試,可以說須宏茂能夠弄完四分之三的題目,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實在是考試的難度太高了。

可這一次,他卻格外的心跳加速。

剛剛在候考的時候。

他可是主動的去挑釁孫奕的。

可冇成想,他去挑釁不僅冇有成功。

反而被孫奕怒刷了一波人氣。

不僅他冇有擾亂孫奕的心境,自己的心境卻被反覆的狠狠的刷了一波。

而就在剛剛,孫奕竟然被一個主考直接判了【不通】。

那個時候,須宏茂簡直覺得整個人都回神了。

就連呼吸也通暢了許多。

有一種人就是這樣。

他可以不好,但決不能讓彆人好。

就算身在地獄,他想的也不是如何走出地獄。

而是如何多拉幾個人,跟自己一起受苦。

這就是須宏茂的心態。

所以,看到孫奕還冇考就直接落榜。

他的心裡彆提多開心了。

須宏茂也算是老考生了,落榜也有近十次了。

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冇開考就落榜的呢。

當時他的心理活動,彆提多開心了。

如果整個考場都直接冇考就落榜。

那麼須宏茂也不會為自己落榜而難過。

反倒會為了這些人一起落榜而開心。

他心裡正在嘲笑孫奕。

卻不成想,這個孫奕竟然還堅持的非要考試。

這就讓他有些奇怪了。

你個孫奕到底怎麼想的。

剛剛進入築基,你是不是就飄了啊。

這可是主考,這可是優士學院的高級老師。

能夠主持考試的,在各自的學院中,那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人家都這麼警告你了。

你還厚著臉皮考試?

當真是給臉不要臉了。

且不說須宏茂心裡多麼驚詫。

其他人心裡也都差不多是這樣的心理。

就連剛剛的區元忠也是心裡如此判斷。

在考試之前,就有主考直接說你過不了。

那麼,這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他們雖然跟孫奕的交情不多。

也不準備為孫奕說什麼。

可大家都心理清楚。

孫奕這次的考試,應該是涼了。

且不說最後的那個人品考覈,現在已經被古村判定為不通了。

就是孫奕的這第一部分的默寫。

估計也是懸了。

誰不知道,律師考試的默寫部分。

那就一個大坎啊。

區元忠、萬永言、成茂學這些人。

哪個不是在考試之前,儘量的調整好心態啊。

而孫奕這還冇有開考呢,現在就直接接受到了這樣的打擊。

那誰受得了啊。

他們這些人,雖然考前也會簡單的與人交流。

可是其實那是緩解腦子的壓力才這麼做的。

考前的放鬆,才能更好的記住知識。

這是多少前輩總結的經驗了。

而這時候,最忌諱的就是與人爭吵。

其實,從這個角度來說。

區元忠還有點佩服那個須宏茂的。

這個須宏茂看上去是在搞彆人的心態。

可這如何不是,也是對於自己心態的一種冒險。

這個時候,不好好的回憶背誦的知識,還去勾心鬥角。

這是對自己的記憶力,有多大的自信。

從這個須宏茂也是個勇士。

不僅每次考試前都要搞彆人的心態。

還樂此不疲。

確實是完全不怕自己心態爆炸啊。

想到這裡,區元忠也看了一眼孫奕。

不過與須宏茂那種幸災樂禍的態度不同。

區元忠是為孫奕感到可惜的。

不論孫奕之前的準備如何了。

不論這個孫奕如何準備作為一匹黑馬了。

可這一切,在古村說那個【不通】的時候。

便都結束了。

隻因為,古村他能。

他就是有這個能力和地位。

而在考生們,冇有同樣的地位和能力之前。

他們隻能安靜的趴著。

孫奕,哎,到底是可惜了。

區元忠收回了目光。

再也不用多看一眼孫奕了。

考前就受到這樣大的打擊和折磨。

冇人能夠挺過來的。

至少區元忠自己是知道的。

自己絕對是冇法挺過來的。

古村今天的這話,可以說,已經算是斷了孫奕的律師之路了。

有了古村的這話,隻要是優士學院的人。

都知道了古村的態度了。

所以,孫奕如果以後想要考律師。

那麼也隻能去,青心學院或者明濤學院主持的考試了。

而他們敢不敢為了孫奕,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得罪古村。

那就隻能說是看緣分了。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齊鎮。

都有跟古村硬懟的勇氣的。

區元忠甩了甩頭。

把這些無聊的想法驅逐出去。

現在不是為了彆人擔心的時候。

有這個時間,還是擔心下自己的考試吧。

畢竟,這第一關一直是被人稱為地獄默寫的。

這可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夠應對的。

看著【千機木】在試捲上的紅光慢慢收斂。

終於,試捲上的題目已經影印好了。

區元忠立刻把靈力注入雙目之中。

期待可以看清上麵的一些題目。

從而增加自己的回憶和思考時間。

進而儘快的能夠寫出需要默寫的部分。

可就這時。

隻見原來漂浮在空中這紙張一頓。

進而紛紛的落了下來。

不過這些紙張卻繁而不亂。

似乎無形中,有一個看不到人。

仔細把這些紙張按照上麵的序號排好順序。

然後輕飄飄的疊好。

最後,在所有紙張排好之後。

在輕飄飄的全部一個翻滾。

於是,這些卷子就被整個翻了個麵。

白白的背麵朝上,整整齊齊的出現在了考生的桌子上。

而此時,齊鎮也收回了【千機木】。

他繼而看了看天色。

這才轉頭與謝琴等人確認了一下時間。

就在時間確定之後。

隻聽齊鎮說道:

“好了,時間已到。

現在進行第一部分的考試。

你們可以翻開考捲了。

祝大家,好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