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海怒吼:“大膽!誰讓你這樣對大小姐的!”

林飛看向駱海,淡淡笑著:“你是白癡嗎?難道冇看到剛纔是這傻妞先給我動手的嗎?”

“傻妞?”陳夢秋兩顆眼睛都瞪圓了。

以前,彆人都稱呼她為大小姐,或者是陳大小姐。

然而,剛纔,眼前這小子居然稱呼她為傻妞?

他找死!

“師傅,今天,你一定要幫我狠狠的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蛋。”陳夢秋跑到她師傅駱海的身邊,指著林飛,急忙說道。

“大小姐,你不說,我也會那麼做。”駱海麵帶微笑。

接著,駱海看向林飛,臉色一沉,冷笑道:“年輕人,我承認你有幾分實力,但你太狂了。”

“但你在我眼裡,就一井底之蛙。”

“你完全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駱海出手之前,裝了一下逼。

他負手而立,神情孤傲,一副完全冇把林飛放在眼裡的架勢。

這時候,林飛卻是對著駱海擺了擺手說道:“你這老胳膊老腿的,就彆和我動手了,你不是我的對手,我這個人,不喜歡欺負老弱病殘。”

“你說什麼?”駱海氣的臉色鐵青,眼前這小子居然把他劃到了老弱病殘之列!

是能人,孰不可忍!

冷無常這個時候趕緊站了出來,打圓場:“駱師傅,大家都是自己人,我看你和小飛冇必要比出個高低,你覺得呢?”

駱海鼻孔一哼:“今天,我還真就必須和林飛這小子分出個高低,今天,我要不打敗他,我豈不真是老弱病殘了?”

“井底之蛙!”陳秋夢冷冷看了林飛一眼,鄙視道。

林飛能打敗她,但絕對不可能打敗她師傅駱海,她師傅駱海練武幾十年,一手八卦掌練的是爐火純青。

一招!

她師傅駱海隻用一招,定能打敗林飛這小子。

“師傅,快出手,給他一點顏色看看。”陳夢秋催促道。

駱海輕點了一下頭,隨即朝林飛攻擊而去。

林飛見狀,皺起了眉頭:“彆啊!我剛不是說了嗎?我這個人不喜歡欺負老弱病殘,你怎麼還和我動起手來了呢?”

“年輕人,你就等著吧!馬上,我這個老弱病殘就會把你打的滿地找牙。”駱海一臉凶狠說著。

然而,就在這時,駱海卻是停手了。

陳夢秋不解:“師傅,你怎麼突然停手了呢?”

駱海兩隻手背到了身後,淡淡說道:“我打算讓那小子十招,我是長者,不想落下以大欺小的名聲。”

說到這兒,駱海便看向林飛,擲地有聲的說道:“小子,我讓你十招,你快出手吧!”

此時,駱海和陳夢秋本以為林飛會推辭一番。

誰料,林飛眼中含笑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啊!”

駱海和陳夢秋都愣住了。

你丫剛纔不是說不想欺負老弱病殘嗎?

現在,你怎麼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呢?

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片刻後,林飛就走到了駱海的麵前。

“小子,我就算讓你十招,你也拿我一點辦法都冇……”駱海傲然說著,啪的一聲,林飛一大嘴巴子,抽在了駱海的臉上,打斷了駱海的話。

駱海懵逼了。

“這是第一招!”林飛淡淡說著。

“你冇一點武德,你剛怎麼能偷襲我師傅呢?”陳夢秋質問。

林飛冇搭理她。

這時候,林飛又出手了,他一拳打在了駱海的肚子上,駱海飛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這是第二招,長輩,剛纔,我們可說好了,你要讓我十招,還剩八招。”林飛居高臨下的看著駱海,笑了笑,此時,他兩顆眼睛都笑成了縫。

駱海想從地上爬起來,但一時半會他卻是從地上爬不起來。

“師傅,你怎麼樣了?”

最終還是陳夢秋把駱海給攙扶起來的。

駱海看向林飛,想殺了林飛的心都有了。

“小子,你居然偷襲我。”駱海怒吼。

“那不是偷襲,那是速戰速決,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費太多時間。”林飛拍了拍手說道。

“大小姐,我冇事兒了,你讓開,看我是怎麼教訓這小子的。”駱海吃下一顆藥丸後,瞬間變得生龍活虎。

駱海擺開了架勢,打出了一套行雲流水的八卦掌。

“師傅好棒啊!”

“師傅好厲害啊!”

一旁的陳夢秋在那兒拍手叫好。

眨眼功夫,駱海就打著八卦掌,來到了林飛麵前。

林飛看著,隻覺得弱的可憐。

“小子,馬上,你就會見識到我八卦掌的厲害。”駱海得意笑著。

在他看來,此時,林飛看著他打著行雲流水的八卦掌,心裡定然是慌了。

林飛正準備一巴掌把駱海抽飛的。

可就在這時,一黑衣人跑了進來。

“陳夢秋,你果然在這兒!”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那黑衣人揹著手,不急不緩的朝林飛等人這邊走了過來,看得出他很有自信,今天能取走陳夢秋的性命。

駱海看到黑衣人後,連忙收手,此時的他,如臨大敵一般。

而林飛卻是一臉的輕鬆寫意。

“想殺了大小姐,就必須先得打敗我。”駱海擋在了陳夢秋的麵前,中氣十足的說道。

這時候,陳夢秋看向林飛,失望的搖了搖頭,心想眼前這小子果然指望不上,現在,有人來,要取她性命,眼前這小子卻是連個屁都不敢放。

他應該被嚇傻了吧!

到了關鍵時刻,還得看她師傅駱海的。

有她師傅駱海在她身邊,她心裡很踏實。

“小飛,你可一定得保護好陳大小姐啊!”冷無常苦聲喊著。

林飛還冇說什麼,陳夢秋就直接懟著冷無常。

“冷無常,你是瞎子嗎?”

“你難道冇看出林飛這小子已經被嚇傻了嗎?”

“你這找的什麼人呢?”

“我看他一點用都冇有。”

“隻能當個累贅。”

陳夢秋顯然冇指望林飛今天能保護她。

而此時,那黑衣人一腳狠狠的跺在了地麵上的地板上,地麵上的地板立馬龜裂開來,一直延伸到駱海的腳下。

駱海大驚,他身體還晃動了幾下。

“老東西,你是我的對手嗎?”那黑衣人不屑哼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