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七聽了媳婦的話,急忙跑出去看是誰,從背影上看是胡漢鋒無疑了,心下大定,又趕緊跟媳婦說了。

兩口子都挺開心的。

…………

趙四家。

老四和媳婦忙著做飯。

王美蘭《趙四媳婦》,炒著菜抱怨著問趙四:這玉田自打跟劉英談對象,成天不著家,白天去人家那幫忙乾活,晚上天透黑回來,可真是的。

趙四也是對這個兒子有些看法,就說: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是劉能那小子,鼓搗著讓劉英跟玉田說的唄!

王美蘭皺著眉說:那我們自己家地還冇整明白呢?

趙四挺鬨心的說:實在不行,晚上我跟玉田說說,這下去哪行啊,這不是上門女婿了都啊。

王美蘭斜著眼說:你能跟玉田說明白啊,還是讓漢鋒去說說吧!我還覺得靠譜點。

趙四點點頭說:行吧,等他們回來吃飯的,我跟漢鋒講講。

……

劉能家。

劉能媳婦也在燒飯,劉能哼著小曲躺在搖椅上,這段時間劉能心裡美啊,活不用自己乾,天天去謝廣坤家門口溜達,看見他出來就一頓損,損完就走,過會還來。

把謝廣坤氣的啊。

還抓不著他,就坐在院子裡頭,罵劉能這缺德帶冒煙的。

劉英娘看天色,想著劉英這遲遲也不回來,就對著劉能說:出去找找劉英去,成天啥活不乾的,老是招惹人謝廣坤乾啥玩意你說,我告訴你,等人謝廣坤好了,人家能不來找你,天天的。

劉能結結巴巴不在乎的說:就他,打,打,打小就,就,就乾多少回了,哪次,次,他贏過。

我,我看見他倒黴,我,我就高,高興。

你,你等著的,明,明天我,我還去折,折騰他去。

我讓他,他,仗著有,有一個大,大,學生兒子,成氣,氣我。

不,不跟你說了,我去,去,看兩孩,孩子怎,怎麼還冇,冇,回來。

這一些話說完,自己也累了,就起來拿著把扇子出去找人了。

劉英娘這麼些年,冇被傳染得了結巴,全靠她練就了過濾之法,把這招也傳給了英子,纔沒讓英子也得了這病。

劉英娘這些年聽過小道訊息,劉能結巴打小冇有,是被謝廣坤嚇得。

據說有一次劉能上廁所,謝廣坤裝鬼,嗚嗚嗚,嗚嗚嗚的,把劉能嚇得,從那天開始說話就不利索了。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反正也就是從那天開始,劉能隻要看見謝廣坤,總找他茬,一點小事就能乾起來。

……

一路趕回去。

胡漢鋒看估計還得一兩個個小時才能完工。

就加入了乾活大軍。

回來的路上,胡漢鋒偷偷的喝了幾口靈泉水,現在是一點不累。

帶隊的老闆,找到胡漢鋒說:你在這村裡混的不錯啊,你剛走那個超市老闆,就騎著三輪車過來,送了兩箱礦泉水來。

胡漢鋒笑了笑說:還行,他們對我都挺好的。

又對著眾人說:大家使把勁,快完了。

眾人都是笑著迴應起來。

……

謝廣坤家。

謝廣坤被劉能折騰的,一肚子火冇處發,這兩天還不能喝酒,瞅哪都不爽,看誰都來氣。

永強娘這兩天的乾巴氣也受夠了。

這不得,永強娘說了句,不伺候了,到女兒家躲著去了。

謝廣坤冇辦法。

晚上隻能讓永強燒了,從小被慣大的孩子,指望他《嗬嗬》了。

所以指揮著他乾,出錯了,就是一頓輸出。

“也得虧永強這孩子習慣了,不然早跑了”

謝廣坤看永強那笨樣,就氣著說:你也就會拌個黃瓜洗個大蔥了。

謝廣坤自作自受的讓永強燒火,他準備燒個辣椒炒雞蛋。

其實謝廣坤這兩天不能吃口味太重和辣的,可架不住他也不會其它的啊,還不能讓永強看出來啊,這不就開始裝了嘛!

好嘛!自己叭叭的說,永強隻能乾點這個那個的。

到頭來自己也不會燒啥菜的,這讓永強知道,以後在他麵前威嚴不就降低了嘛!

八點多點得時候,總算是忙完了。

但讓胡漢鋒吃驚得事,他現在還不知道。

劉英和玉田兩人,在玉米地裡抱在一起。

這一幕讓來找他倆得劉能看見了。

劉能是二話不說啊,上去就踹在玉田得背上。

抓起玉米杆子就抽啊,嘴裡,結結巴巴得說。

好你個,小兔,兔崽子啊,你倆,還,還冇定呢?你,你就敢占我家劉英便宜啊,啊,你。

時間回到,劉英娘讓劉能去找劉英兩那時間斷。

劉能哼著小曲,特意又繞道,走到謝廣坤家去了,他想去給謝廣坤再添點堵。

可謝廣坤不在院子裡,他也不能直接去他屋裡找事。

就去了自家得玉米地,準備喊兩人回家吃飯了。

剛走到自家地裡,就看見一處特彆空,還想著是不是哪家羊或者牛在那裡呢?

就過去看看了,可是那一幕啊,讓他血液直接上升了。

就出去開頭那場麵了。

玉田心知自己有錯,被打那是動都不敢動啊。

劉英可是嚇壞了。

不過倒是維護著玉田,對著自家爹叫道:爹,爹,這事不怪玉田。

劉能抓著玉米杆子氣得是直跳腳啊,滿臉漲紅得,大眼睛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走向前一把就給劉英摔倒在地後。

嘴裡說著,劉英,你,你等著得。

又開始往玉田身上抽了起來。

玉田被抽得是直轉圈,又蹦腳得。

抽空還向劉英使了個眼色。

劉英一下就懂了,上去就抱住自家爹得大腿。

嘴裡哭著說:爹,爹,彆打了,再打讓彆人聽見過來看,我還活不活了啊。

劉能本來還準備推開英子得,繼續揍玉田呢。

一下聽見劉英得話,他也是收回了手。

站在那,氣得啊,劉能就感覺自己快炸了。

一屁股坐在田裡,開始哭起來了,倒是也不敢大聲。

怕有人過來。

指著玉田就罵著說:我,我,這輩子毀你小兔崽子手裡了啊。

還冇定親,你就,你就,這,這樣。

我,我要不找,找老四算,算賬,這口氣,我出不,出不來。

你,你現在,給我回家,把你爹叫過,過來。

劉能看見玉田還站在那不動。

起來又是抽兩下說:你個,小兔崽子,想,想讓全村,人,知道啊,還不去。

玉田反應過來了,怕遇見人,就抄小路就往家跑去。

劉能指著劉英哭著說:你咋想得啊,你,你,你氣死我了啊。

劉英也哭著說:爹,全村人都知道我和玉田得事,遲早都是要結婚得,我和玉田都商量好了,年底他就去提親得。

劉能徹底是說不話來了。

他一時真得接受不了,尤其還被自己看見了。

====

對玉田和劉英來說,這事正常。

可對劉能來說,這事就讓他受不了。

兩代人得思想觀念是截然不同得。

=====

玉田一路跑回家,中途遇到人就躲起來,等人走後才鑽出來。

剛到家就氣喘著說:爹,你快跟我走。

趙四和王美蘭,看見玉田全身上下每一處乾淨得,嚇了一跳,趕忙就問:出什麼事了。

玉田支支吾吾得把事情說出來了。

王美蘭和趙四聽見兒子被抓個現行,深知劉能秉性得他們,也不敢耽擱,就隨玉田去了。

路上玉田被趙四那一頓罵啊。

這次王美蘭倒冇有護著,也是罵玉田,說你這孩子怎麼能那麼對劉英。

冇名冇分得,你讓村裡人知道了,讓人劉英還怎麼出去見人。

劉能更是能把你揍死。

玉田其實也害怕了,在他想來這事很正常。

兩個人談個戀愛,親親嘴有什麼得。

可真冇想到劉能會來找他們啊。

還被抓了現行。

這下被自己老媽一說,事情會這麼嚴重,也是慌了。

那時候在農村隻要冇定親,兩人平時在一起打打鬨鬨啊,出雙入對什麼得,也冇什麼人會說。。

但是太過越軌得事情,是萬萬不能做得。

一旦被髮現是會被人戳脊梁骨得,尤其雙方得父母也會被大家說冇教好孩子,讓孩子不知廉恥,傷風敗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