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當然也聽清了場中這些人的對話,且大概已猜出了事情的原由始末。

又是權利之爭,他畢竟是出生在皇朝,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戰亂紛起,民不聊生。

這事本來與他無關,但是自己當初不知什麼原因鎮守青山隘,又有崔峰攪在裡麵,他便想早早結束此事了。

望著月光下,一臉淡漠的李言,與他根本不相符的氣勢,每個人都覺得有些心中發寒。

“哼,閣下好大的口氣!”

紅色鬥篷人口中一聲厲喝,雖然他被對方有些詭異的手段弄的心中忐忑,但他到底也是這天下一等一的絕世高手。

他謀劃了那麼久,也拚到了這個時候,如何願意說退就退。

話音未落,他猛的一踏屋頂,“轟隆”一聲中,屋頂在他一踏之下,琉璃瓦片四射飛濺,他整個人已淩空飛起。

在背後一輪圓月映照之下,如同一隻巨大的蝙蝠,身外突然就騰起了一股炙熱狂風,一個飄蕩中就到了李言的麵前。

手中金杵猛的搗向了李言的咽喉,勢道威猛之極。

金杵在李言眼中極速放大,而他依舊是一動不動,一側的崔遠義不由大叫一聲。????????????????

“小心!”

崔峰雖然對李言的武功有著信心,但這南王與他剛剛交手,武功也在自己所遇化境高手中數一數二了,不由擔心李言不要太過大意。

但一想到眼前這位大帥的戰績,他並未出聲。

隨即,就見李言輕輕抬起一手,動作看似緩慢,卻是後發無至,一下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他豎一起指,向著粗大的金杵頂端就是一點。

“這……”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紅色鬥篷人勢若千鈞的一擊,竟然就被一根手指定在了空中。

而紅色鬥篷人就感覺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從金杵頂端傳來,下一刻,淩空飛起的身體則以更快的速度向著後方飛去。

“砰……嘩啦……”

他先是重重的撞在遠處的院牆之上,堅硬厚實的院牆在這一撞之下,立即被撞的磚石橫飛。

紅色鬥篷人在地上滑出了很遠之後,又撞在了一座假山之上,“嗵”的一聲這才停了下來。

“你……你……”

紅色鬥篷人頭上鬥篷已被掀翻,露出了一張威嚴的國字臉,看年紀約莫五十餘歲,他不能置信的盯著屋脊上的那道人影。

兀自想說些什麼,但隻是說出兩個字,口中已是大口鮮血噴出,讓他無法再繼續開口了。

“行了,就這樣結束吧!”

在一片死寂中,李言五指成爪,向下微微一按,猛的吸起一塊瓦片,輕輕一捏,瓦片頓時碎裂,隨即,他就是一揮手。

“不好,快走!”

遠處的連平海率先反應了過來,他一聲急喝,人已率先向著遠處掠去,

李言淡淡的看了連平海一眼,那一日在國公府前時,他就看出了此人修煉了魔功。

那時連平海最後突然爆發驚人力量時,身上有幾處竅穴有黑紅之氣散出,李言認出是自己觀摩武學典籍中的一種十分歹毒的功法。

這種功法需要用七十二名孩童純元之血祭煉,這就說明這連平海絕非善類。

在連平海發聲時,同樣有幾名蒙麵夜行人反應並不比他慢,亦是知道了不妙,個個施展身形,向著四麵八方掠去。

可惜,下一刻,隨著一聲聲悶哼聲,一道道人影在空中紛紛翻身栽倒。

而一直站在另一側屋脊上微笑的崔峰,終是眼中露出了笑意。“多謝大元帥出手相助!”

他低聲說了一句,似在自言自語,在嘈雜的人聲中,其餘人並未聽見,隻有李言望了過來。

隨即,崔峰魁梧的身材晃了幾晃後,立即從房上栽了下去。

“將軍……”

“將軍!”

離此最近的林欲生,以及一些過來支援的軍卒,不由紛紛驚叫……

這是一間寬大的臥室,臥室內檀香繚繞,床榻上崔峰緩緩睜開雙目,他就看到了眼前人影綽綽。

“將軍醒了!”

“將軍你可有哪裡不適!”

“……”

一聲聲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崔峰看到林欲生、宋斷等人的麵龐。

他定了定神後,舉目環顧了一下,先是看到了崔遠義和崔遠影。

“嗬嗬嗬,四皇子剛纔受驚了,冇事就好!”

他的目光最終東在了小胖子崔遠義的身上,這時他已不用遮掩對方身份了。

“國公大人,我已派人去通知父皇了,想來他在兩日後應該就能趕到!”

“那就好,那些賊人呢?”

“張少俠出手之下,已然肅清,他們如今都被壓在????????????????秘牢中了,由童不油和包飛雨親自帶人看壓,國公大人不必擔心!”

看著眼前這與自己自小一起長大的小胖子,一側的崔遠影眼中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原來他並非崔氏一門庶出,而是當今的四太子,那位傳說中最受皇上喜歡的皇子。”

她這時也知道了自己曾祖的一些計劃,自己其實也是一枚棋子,或者說是誘餌。

所謂的四皇子有可能易容的訊息,估計也是這位曾祖故意流傳出去的。

目的就是讓人把注意力也放到她的身上,好為自己這位“胞弟”遮掩身份,對於這種事情,崔遠影並冇有怨恨自己這位曾祖。

她自小就樹立了忠君不二,視死孝忠的理念,能替君分憂,纔是臣子最大的作用。

“如果那位南王知道他們第一個擒下的目標就是四皇子,不知道他會不會氣的發瘋了!”

崔遠影在心中想著,當時這位四皇子可真的被對方一舉擒下了,對方其實都算完成了這次攻擊國公府的目的了。

不曾想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這些人看到崔峰的精神好了不少,一個個懸著的心,這才慢慢放了下來。

崔峰也藉機又安排了林欲行等人一些事情。

“行了,你們一切依計劃行事就了,張少俠還在吧,請把他叫來,你們都出去吧!”

崔峰運轉內功,讓自己不至於沉睡下去。

“崔遠義”又看了看林欲行,剛纔可是他為崔峰檢查傷勢的。

林欲行點了點頭,剛纔他已給崔峰喂下了一枚“小還丹”,而且也檢查了崔峰的內腑並冇有大礙。

不大一會後,這些人都紛紛退了出去,李言的身影則慢慢的走了進來。

“大元帥,多謝您出手相助!”

崔峰見狀就想下床行禮,李言則是擺了擺手,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崔峰按在了床上。

崔峰感受著這股力量,眼中閃過莫明的神色。

“行了,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想來你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了,可是活不過三日了。”

李言緩緩走到床邊,隨即就站在了那裡,臉色平靜的望著鬚髮皆白的老人。

崔峰點了點頭,同樣臉上冇有掀起什麼波瀾。

“多謝大元帥!”

他之前在與兩名化境高手生死相搏之下,每一息都是生死邊緣,最後可是用後背生生的接了紅色鬥篷人的一擊,同時重創了鐘無寺。

他的功力精純無比,也在關鍵時候護住了內腑。

可是李言卻是一眼看出,崔峰本就是活不了幾年了,他的壽元已到了大限。

如今在那硬接那一擊後,他修煉出的那一絲先天真氣也耗光了,很快就會死亡了。

李言其實有丹藥還能吊著他性命一些時日,但也僅此而已。

何況,李言本來就是想搜魂的,此刻正在猶豫是否要立即搜魂了。

“時到如今,你還認為我就是當初的李言?”

李言淡漠的說道,崔峰就是一怔,隨即他苦笑一聲。

“大元帥何出此言,你的相貌未變,且這世上還有誰有你這般本領!”

“噢?真的嗎?那你看我與這人是如何的相似之法!”

李言說話間,突然右手伸出,一個卷軸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隨即向下一抖,圈軸刹那間打開。

一張帶著畫像的榜文就出現在崔峰的麵前,然後,李言就將榜文提到了自己的臉側,雙目冰冷的盯著崔峰。

崔峰也是一楞,隨即看到那張榜文後,就明白了????????????????李言的意思,他疑惑的看向李言。

“大元帥,這是你當年失蹤後朝廷後來頒佈的尋人榜文,你竟然找到了。你與這畫像並冇有什麼太大區彆啊,怎麼了?”

“噢?並冇有太多區彆?你說我與這畫像一模一樣?”

李言差點想把崔峰一把抓起來,這人就是在睜眼說瞎話,自己與這人幾乎完全是兩個人。

崔峰這一下也是更加的疑惑了,他當然聽出了李言語氣中的不善。

“大元帥,這畫像可是找宮廷中最好的丹青師畫的,雖然說不是一模一樣,但**分相似並不為過啊!”

李言這一下差點鼻子冇氣歪,這老傢夥這是成心的了,虧得自己還出手幫了他。

縮在大袖中的左手掌心已是幽光閃爍,他已經不想再繼續詢問了,還是搜魂來的最真實。

而當他再盯向崔峰的眼神時,李言也是心中一動,他竟然冇從對方眼中看出一點的虛偽,竟然是一片疑惑之色。

“大元帥,屬下也有一個問題不明,不知能告之否?”

就在李言要動手時,崔峰盯在李言身上的目光充滿了複雜,他乃是一代武學宗師,心中這個疑問如果不問清楚,他死都不會瞑目。

“你還有問題?那說來聽聽!”

李言聲音中透著無邊的平靜。

“您……您是否是修仙者?”

崔峰猶豫了一下後,一咬牙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是!”

李言連猶豫都冇猶豫,立即回答,隻是他回答的太過爽快,倒是讓滿懷期待的崔峰楞了一楞。

隨即,他臉上終是露出了悵然之色,口中低語。

“我就說為什麼大元帥的相貌幾十年都不曾改變!

今日所施展的武功我聞所未聞,我修煉了一生,也苦心研究了各門各派的武功,也從未聽過有人能達到那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舉手投足間,無論是一流高手,還是化境強者灰飛煙滅,這根本不是武功能達到的……”

崔峰不斷在低語著,他一時間解開了心中的謎團後,竟然陷入了某種頓悟之中,李言就那樣的看著他。

而在就十數息後,李言突然臉色一變,他出手如電般的一把抓在了崔峰的肩膀之上。

而似是陷入深深思索中的崔峰,低著頭,但口中的低喃之聲卻在此時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