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塗抹黑泥,自己看自己估計都不認識了,和詐屍似的樣子。

紫雲鳳越來越近計北裡,二人在破廟東南角坍塌屋簷下相遇,二人發現對方都很緊張,紫雲鳳看到計北裡野鬼一樣嚇得啊一聲。

驚動,風自月,彩石三娘,黃狼。

黃狼飛身來到破廟牆頭觀看。

“彆吵吵,彆吵吵,是我,是我。”紫雲鳳聽出計北裡聲音,狠狠瞪他十五眼,快趴下,小心黃狼發現。

什麼!黃狼真來了!計北裡坐在地上畫圈圈都囔,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彆殺我,彆殺我!

紫雲鳳差點樂變性,拍拍計北裡腦袋本想安慰一下,計北裡神經錯亂以為黃狼來了,頭也不抬作揖,“教主,彆殺我,你在我心中是神,我知道風自月和彩石三娘和紫雲鳳在哪裡,走走走,我帶你抓他們去,彆殺我,萬歲萬歲萬萬歲。”

咦!

……!

紫雲鳳咬牙切齒吹了吹紫雲劍,“哼,卑鄙無恥,受死吧。”

計北裡抬頭髮現是紫雲鳳趕忙解釋,“大俠,你誤會了,我是先穩住黃狼,在想辦法殺,我不會真的帶他去找你們的,這是計策而已,彆衝動,彆衝動。”

紫雲鳳聽著好像在理,點點頭。

嗯,很有智慧奧,不錯,不錯,快點隱蔽,黃狼真的來了。

計北裡目瞪口呆問道,是真的來了嗎?

黃狼真的來了嗎?

紫雲鳳很肯定告訴他,黃狼真的來了。

計北裡咽口水,腿肚子轉筋哆嗦,蹲在地上畫圈圈都囔,“教主,彆殺我,你在我心中是神,我知道風自月和彩石三娘和紫雲鳳在哪裡,走走走,我帶你抓他們去,彆殺我,萬歲萬歲萬萬歲。”

紫雲鳳聽著很耳熟,你在乾嘛?

計北裡眼淚汪汪發呆,這一次他是發自內心說的話,真害怕黃狼,又害怕眼前紫雲鳳,他昧著良心再次撒謊,“大俠,我是穩住黃狼,彆怕,我來保護你,快去找我乾爹回暗道。”

紫雲鳳快速離開穿梭在深深雜草叢中,計北裡尥蹶子跑進暗道,撲了撲胸口,總算安全了,嚇死寶寶我了。

黃狼剛纔聽到女人驚訝聲,站在破廟坍塌土堆觀察。

風自月,紫雲鳳,彩石三娘都看到他了,三人三個方位原地不動準備戰鬥。

雙方都比較狡猾都冇有擅自行動。

吼吼哈哈哈,出來吧,風自月和你的同黨彆躲藏了,我站在高處看的清清楚楚,彆藏了,出來吧。

風自月,紫雲鳳,彩石三娘,驚訝,他們趴在兩米多深雜草叢冇動竟然被髮現了,黃狼眼力,聽力,還是不錯的。

彩石三娘武動魚竿要衝殺,剛舉起魚竿不知道從何方飛來一支飛鏢掛在魚竿上,飛鏢有紙條,清晰寫著,彆動二字。

風自月也想衝殺冷靜冇動,他經驗豐富害怕有詐。

黃狼呼喊半天,破廟院內風吹雜草動,飛禽走獸跑,冇有發現有人出來,“哼,一群狂徒,本尊用了兵不厭詐計策,看來真冇有人啊。”

風自月,紫雲鳳,彩石三娘聽到黃狼兵不厭詐出口氣的暗罵。

他三穩住冇動。

黃狼眼睛一掃視整個廢棄坍塌破廟有個飛禽走獸都能看見,黃狼看了看冇啥可疑轉身離開,“靠,白白讓我跑一趟,啊……。”他手腕一抖三環圈呼嘯猛獸光閃在破廟上空,三環圈過後地動山搖,風自月,彩石三娘,紫雲鳳發功穩住,風吹,雜草被三環圈熱度引燃燒,兩三個足球場大小破廟雜草最多,熊熊烈火沖天,黃狼看著大火狂笑轉頭離開。

風自月,彩石三娘,紫雲鳳在牛逼也害怕火啊,俗話說得好,水火無情,一開始三人運功擊打火,大火燃燒越來越大,燒的彩石三娘屁股烤肉味道嗷嘮一聲蹦跳,紫雲鳳幸災樂禍風自月吹火苗燒的紫雲鳳嗷嗷亂蹦。

他三在大火裡麵跳躍,黃狼哼著小曲撐船遠去。

三人並冇有受傷,

隻是被燒的灰頭土臉站在破廟門口大罵黃狼兩個小時。

計北裡在暗道內看的清清楚楚,他琢磨一下不對勁,自己冇有被燒,過會他三找自己算賬就完了。

計北裡出暗道衝進火堆撲騰,渾身火光飄飄嗷嗷亂叫亂跑,哎呀,燒死我了,救命啊!

他呼喊,風自月,紫雲鳳,彩石三娘快速救火,計北裡裝半死,風自月拎著他進入暗道,計北裡嘴裡不停的都囔,“乾爹,兩位女俠不要怕,你們快跑,我攔住黃狼,我和他拚了。”計北裡閉眼撒謊感動的他三熱淚盈眶。

我去給他煲湯。

我去給他采藥。

我去給他埋了!

風自月脫口而出活埋計北裡,紫雲鳳和彩石三娘愣神,計北裡一躍而起。

風自月撇嘴道,哼,小子,玩心眼是吧,剛纔說的話也是假的吧。

計北裡瞪眼不承認,風自月也拿他冇辦法,風自月拍了拍計北裡肩膀,“兄弟,你剛纔真也好,假也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被大火燒了,這是事實,痛苦你自己承擔奧。”

“你看看你,臉蛋燒傷,頭髮燒光,啊不對,還有點頭髮,再看看你胳膊腿都有燒傷,難為你了。”

計北裡再也忍不住淚水抱著門框哇哇大哭,他這一次裝蒜損失很大。

一場風波過後,www.uukanshu.com四人夜深人靜在破廟空地吃著燒烤,商討下一步計劃。

彩石三娘咀嚼烤肉滿嘴流油冷不防狂笑。

三更半夜狂笑很瘮人!

“你要現原形?”

哼,你纔要現原形,懶得跟你計較,唉我說,咱們挺有意思,三更半夜吃燒烤!

彩石三娘一句玩笑話風自月笑不出來,唉……身在龍潭虎穴冇辦法啊,隻能偷偷摸摸做事,他唉聲歎氣端起菜湯喝。

換源app】

計北裡可不笨蛋,他深知風自月一路走來風風雨雨不容易,他一開始行俠仗義,好人經常倒黴,他變了,變得有時候也看不懂。

乾爹,來,我拿著菜湯帶酒敬你一碗,我先乾爲敬,他仰脖一碗滾燙熱湯下肚,滾燙……計北裡把湯真當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