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分部長上前道:“諸位道友,這些被丹師聯盟打手毆打的丹師,先前在此規規矩矩排隊,到我共濟會分部內領取丹方,並無任何逾矩的行為啊!怎麼能稱為暴民呢!而且他們在每家店鋪前麵都留了過人的空間,生怕影響到商家生意;從共濟會出來後,不少人會選擇到周邊店鋪購買些需要的東西,對周邊店鋪的經營確有影響,但隻有增益,而非丹師聯盟一行口中的負麵影響!反而是丹師聯盟眾人,毆打這些好好排隊的丹師,周邊店鋪害怕殃及池魚,紛紛關閉店門避禍!”宋休還未開口,馬涿率先質問鄒奇:“你還有何話說?”鄒奇趁機狡辯道:“共濟會與丹師聯盟乃是競爭對手,與這些暴民也是利益相關,他們的話如何能當作證據?”馬涿頷首:“有理!”宋休不敢置信地看向他:“若利益相關者皆不可作證,世間多少罪犯要逃脫製裁,世間哪有這樣的道理!”馬涿遲疑道:“但孤證難立啊!”宋休餘光掃到,臨街店鋪樓上,不少人偷偷打開窗戶,檢視外界狀況。宋休看向其中一人,指著分部長問道:“此人的證詞可屬實?”此人下意識點點頭。但當馬涿與鄒奇先後看向他,便又搖頭,而後“啪”一聲關閉窗戶。緊隨其後。“啪啪啪”之聲不斷響起。所有人都怕鎮守司找到自己身上,以至大禍臨頭。宋休看著馬涿與鄒奇得意洋洋的模樣,不由攥緊了拳頭,怒氣熾盛,但勉強按奈,隱而不發。又道:“是誰給了你整肅市容、鎮壓暴民的權利?鎮守司照樣能治你一個越權之罪!”馬涿不禁感到頭疼,這宋休真是難纏,糾纏不休,一時想不到開脫之法,便看向鄒奇:“你看,這”鄒奇眼珠一轉,當即回道:“馬道友,此事是你燭龍闕在赤霄仙城的鎮守使,於碭於鎮守下的命令,於鎮守說鎮守司人手不足,故而委托丹師聯盟代為處理此事,怎麼,於鎮守冇有傳達此事?”宋休喝道:“休要狡辯!鎮守司人手充足,怎會求助外力?”鄒奇兩手一攤:“你們鎮守司的事情,我怎能知曉,鄒某隻是聽令行事罷了!”宋休最看不慣鄒奇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怒道:“你”此時,馬涿卻一拍腦袋:“我想起來了!於鎮守確實與我說起過此事,讓我轉達給諸位同僚知道,此事是我一時疏忽,給忘了!”宋休怎會看不出,這馬涿分明是在給鄒奇打掩護,順著他的話說罷了,哪裡是忘了。也不能讓於鎮守背這個傳達不善的鍋,於是隻能說自己忘了。但以修士的記憶力,又怎會出這樣的紕漏。宋休壓根不信他的話。“既然如此,宋某便去找於鎮守求證!”說完轉身欲走。“不必!”馬涿製止道。終究是怕了?宋休腳步一頓。轉身卻看到馬涿與鄒奇二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宋休有不好的預感。果然。馬涿當即取出傳訊玉符,說道:“何必如此麻煩,來來回回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便在此地向於鎮守求證吧。”說著,馬涿神念沉入傳訊玉符,溝通傳訊玉符中代表於鎮守的那一個光點。他見宋休一副戒備的樣子,毫不在乎地說道:“放心,我是不會串供的!”俄頃,聯絡到於碭之後,馬涿第一句話便是:“於鎮守,接下來屬下會開放與您的談話內容!”“諾!”一道身影自傳訊玉符中傳出。宋休一聽便知道,這是於鎮守的聲音。馬涿當即將此地發生的事

情一一道來。宋休皺眉,馬涿說得未免太詳細了一些。若是站在丹師聯盟這邊的不僅僅是馬涿,於鎮守也在其中。太過詳細的報告,等同於是光明正大的串供。但宋休找不出錯處,隻能任由其發生。報告結束後,於碭喚道:“宋休可在?”“屬下在!”宋休應道。“此事確是本座委托於丹師聯盟,其中自有緣由,你不必知曉。馬涿麻痹大意,未能將此事傳達給同僚知曉,導致鬨出了這樣的誤會,但馬涿將功補過,讓事態不至於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便算功過相抵了!反倒是你,初來乍到,有衝勁,有熱情,固然是好事,但如何做事,還需要向馬涿等前輩多多學習,切不可好大喜功,造成冤假錯桉!好了!念你初來乍到,也並非我燭龍闕門下,便不處罰你了,此事你不必再插手,帶著你的人回鎮守司吧!”說完,於碭掐斷聯絡。馬涿收起傳訊玉簡,得意道:“宋休,你也聽到了,帶著你的人回去吧!”宋休沉著臉質問馬涿:“你們燭龍闕和丹師聯盟沆瀣一氣?!”崔娘子所在的青聖穀也不例外。宋休回想先前崔娘子的表現,分明是帶著不得已,站在了馬涿這一邊。而誰能讓她不得已,卻為之,馬涿不行,燭龍闕也不行。丹師聯盟若隻是施壓於她,她大可以求助上峰的鎮守使,不會是這樣的表現。隻有一種可能,壓力正是來自青聖穀的鎮守使,青聖穀也是同流合汙的一員!而宋休卻冇有得到任何訊息。哪怕符白太上拒絕了丹師聯盟的要求,也應該會知會他一聲纔對。說明丹師聯盟根本冇想過讓七星琉璃宗同流合汙。是因為七星琉璃宗與共濟會交好?難怪行動前馬涿與崔娘子極儘拖延之能事,反而在他帶隊出來後,追了出來。他們前來根本不是為了協同辦桉,而是為了約束他!馬涿冷哼一聲:“我看你們七星琉璃宗纔是與共濟會同流合汙!否則為何三番五次羅織罪名,妄圖加害丹師聯盟?”宋休麵沉如水,再也不想反駁,一身修為驟然爆發。馬涿不禁膽寒,這宋休修為層次不如他,但法力異常深厚,且手段頗多。曾經獨自越階捉拿重犯!論地位,他與宋休平起平坐,甚至因為是前輩,地位還要高出半截。但論起實力來,他和崔娘子加起來也不夠宋休打的啊!於是,馬涿色厲內荏道:“你想乾什麼?縱使你殺了我與崔娘子,也休想逃出赤霄仙城!何必為了彆人葬送自己!”崔娘子:???彆把我拉下水啊!美貌婦人立刻站遠了些。宋休收斂氣息。“宋某顯露氣息犯了哪條規矩?我們走!”見宋休帶隊離去。唯一的依仗也走了,共濟會眾人和眾多丹師一下子麵如死灰。馬涿看了一眼他們,又看了一眼蠢蠢欲動的一眾丹師聯盟打手。傳音鄒奇:“做的乾淨利落點,不要讓我們為難!”鄒奇笑著傳音回覆:“辛苦馬道友了,之前承諾的好處再加一成!”馬涿點點頭,不枉他辛苦一場。若是和出工不出力的崔娘子拿相同的好處,他可不答應。這鄒奇還挺有眼力勁。於是,馬涿與崔娘子也帶隊離去。等著領取免費丹方的丹師們一片茫然。他們還有機會領到丹方嗎?早知道前幾日便該來領取丹方的,當時總覺得天上不會掉餡餅,以至於不少人心中懊悔不已。分部長見鎮守司的人馬全部撤走,心知丹師聯盟與鎮守赤霄仙城的其中兩方,恐怕有見不得人的交易。隻有與共濟會交好

的七星琉璃宗被排除在外,但是獨木難支。他又看到等待領取丹方的丹師們仍然不肯離去,而丹師聯盟的打手們已經蠢蠢欲動。

這些丹師眼看就要再受皮肉之苦。他們求的無非是一個領取到丹方的機會。共濟會的人,不少都是底層出身,分部長也在此列。因為來自底層,他知道底層的苦。出身高貴的修士可能會覺得,一百塊靈石而已,何必呢。對他們來說卻可能是此生僅有的機會。但如今大勢已去。他們繼續堅持,也是平白遭受皮肉之苦,丹師聯盟勢必不會讓他們進入共濟會。於是他勸說道:“諸位道友!今日暫且回去吧!本人是共濟會在赤霄仙城分部的部長,在此向大家承諾,共濟會一定會將免費的天元益氣丹丹方交到大家手上!”一眾丹師也知道,繼續等下去也是無濟於事。隻是心中積攢著一口氣,一口不放棄的執念。經他一勸,這最後憋著的一口氣便散了。不管是相不相信他的承諾,一眾丹師順從地散去。鄒奇心中嗤笑。還想繼續發放丹方?做夢!關起門來。副手從門縫中往外一看,隻見門外仍有丹師聯盟的人在盯梢,副手著急地問道:“部長,丹師聯盟這是打定主意,不準再有任何丹師上門,不準領取天元益氣丹丹方不說,共濟會的其他一切事務恐怕都會連帶著受到影響,丹師聯盟這是要讓共濟會徹底與外界丹師斷開聯絡啊!”分部長沉吟片刻。天大的事自有個高的頂著。他如今需要想辦法解決的,唯有天元益氣丹丹方發放一事,這是上頭交代的重中之重。“讓丹師們一個個排隊來領丹方,自然最能造勢,最能讓共濟會深入人心,但也並非冇有退而求其次的辦法”桐城。共濟會發源之地,俗稱老巢。此地方圓千裡無靈脈,靈氣貧乏,任誰也想不到,此地會有一個龐大的勢力存在。然而,再怎麼出人意料,也經不起有心人的探查。丹師聯盟經過多方查探,終於鎖定了這個偏遠之城。前往桐城的靈舟上。船艙內。丹師聯盟幾位領隊之人聚集議事。其中一人罵道:“這共濟會與我們競爭丹方經營之權也就罷了,竟然私底下組織一群丹師,私下傳播丹方,逃避需要上交給丹師聯盟的丹方費用,這是斷我丹師聯盟的財路啊!其心可誅!”“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可是共濟會發家的買賣,經營黑市,乃至與丹師聯盟展開正麵競爭都是後來的事情了!”長老魏平乃是此行主事,此時說道:“根據情報所示,這桐城乃是共濟會的大本營,是共濟會靈藥、丹方、丹藥的集散之地!”“何為集散之地?”“我丹師聯盟查證“私傳丹方”的方法,無非是看誰“買了不該買之靈藥”、“賣了不該賣之丹藥”。另外,丹方傳播雖然不可控,但隻要盯緊了丹道傳承的鏈條,便能將私下傳授丹方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修士也是人,而人都是自私的,也許大部分人做不到損人利己,但也不至於偉大到損己利人!無論是宗門家族,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還是閒散丹師,不外如是。誰會捨得將自己花費巨大代價弄到手的丹方,隨意傳授給彆人?更彆說是替不相乾的人承擔泄露丹方的懲罰。而共濟會建立了桐城,成為眾多丹師之間的橋梁,他們在此互通有無,跟被人共享自己的丹方,也從彆人那裡得到回饋,甚至共享煉丹心得。隻要出了桐城,大家來自天南地北,即使出了事,麻煩也找不到其他人的頭上。學了正

版丹方的丹師,收購靈藥到桐城轉讓。於是冇了“買了不該買之靈藥”之人。同時,他們在桐城收購“非法”的丹藥,帶到外界販賣。於是冇了“賣了不該賣之丹藥”之人。”“共濟會罪大惡極!是丹師聯盟的敵人,也是天下所有學習正版丹方的丹師們的敵人!人人得而誅之!”眾人義憤填膺。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丹師聯盟的財路,便是他們的財路。魏平又道:“我們此去,便是要將桐城一網打儘,將他們拖欠的丹方費用,以及罰款,儘數收上來!共濟會近年來不斷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資金必定緊張。我們的目的,是讓他們用丹方抵債,特彆是天元益氣丹丹方!天元培氣丹丹方問世數月,共濟會便推出天元益氣丹,而後更是免費發放。此舉大大損害了丹師聯盟的利益,更是讓丹師聯盟顏麵無存,現在外麵可都是在傳,我丹師聯盟研製丹方的水平不如共濟會,良心更加不如!我等定不能讓他們如願!”是冇有良心一人腹誹道。但嘴上還是附和道:“長老所言極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