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凰繁體小説 >  天道近妖 >   第10章

熒白光幕包裹著整個紅星城,保護著城中的人不被太妖星異化。

路上的行人人來人往。

嘈雜喧囂的聲音到處充斥著。

“哎,小夥子要不要買我這拳套,紅魔犀牛的皮革和爆裂火符結合,拳拳炸裂,適合一階靈境到二階脈境使用,五十元石最低價格大甩賣,要不要小夥子?”

“小夥子,我這裡有斷罪之地的龍穀地圖,隻需要三百元石就可以拿到一張了,保證是最便宜的”

“新鮮的赤火狼肉咯,今日市價,兩百元一斤!一元石十斤咯。

一模一樣的場景,一模一樣的話術

呆滯在原地的秦天,渾身毛骨悚然。

懷疑起是不是自己做了一個夢,可夢為什麼又與現實如此相似?

對著周圍的人,秦天打開係統麵板。

「hgvgjjvcdfhnnccffgvvjvjjxrjmmkihh---嗶---」

「嗶------」

「強---磁---乾擾著--202222」

「錯誤代碼-10086」

結果係統麵板突然自動關閉了

“……”

怎麼感覺這個係統……有點廢……

抱著懷疑的態度,秦天前往了他老闆所在的飯館。

可到了地方,秦天人卻傻了。

此處原本的荊南飯館,被改成了懷舊酒館。

酒館內走出一個伶仃大醉的大漢,

秦天走過去向他詢問道,

“抱歉,這位大哥,請問下這家酒館開了多久?”

大漢從上到下看了看他,說道:

“乾嘛?你想喝酒啊?未成年你不能喝酒!”。

秦天有點汗顏

“不是大哥,我就問一下這家酒館開了多久,我不喝酒”。

“這酒館都開在這裡六年多了,酒嘛也一般,知道你小子偷偷想喝,你叔我不推薦這家店,除了便宜一無是處”

“你小子要是想喝,還是去其他地方吧”

秦天有點無語了

“大哥我真不喝酒,我就問一問”

大漢不屑的切了一聲

“不喝酒你還問,腦子瓦特了吧你”

說著,大漢便步履闌珊的走到街上。

可冇走一兩步便摔在了地上。

秦天滿頭黑線,但還是跑過去把他扶了起來,把扶到酒館門口牆壁坐著。

停下來的秦天,背靠在牆壁,眼睛凝望天空。

按理來說,整座城的人都複活了。

可為何老闆就消失了,彷彿冇來過這個世界上一樣。

回想起這六年來,他老闆在這些年來對他的照顧。

摸屍人這行不太見得光,屬於違法的下三濫職業,既危險又違法。

所以他的老闆開了一家店,明麵做飯館,暗地裡做摸屍生意。

剛找到摸屍人這份工作時,老闆還不要他。

當時秦天脾氣性子都犟,賴在店裡不走了,在店裡白吃白喝一週。

可能老闆被他堅持不懈的精神打動了,勉強收下了他。

第一次當摸屍人,秦天當時做任務,路線也搞不清楚,就連摸一具屍體都害怕的要死。

還是老闆親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讓他殺了幾個不知道在哪裡找來的通緝犯。

這才讓他習慣了屍體。

就連修行之路都是老闆親自為他引薦上的。

“小天啊,我剛剛以元力探查了你的資質,也說不上差。”

秦天雙眼放光,神情激動的說:

“這麼說,我是天才了?!”

“蕪湖!!”

老闆挪動著他三百斤的身姿,慢悠悠的打斷了秦天的意淫。

“不!連差都不如,可以說是廢物了。”

“天才?你還不如意淫你的神經老爸是個絕世高手呢,那可比這實切的多了。”

……

現在回想起來,那肥豬老闆確實說的不錯。

秦天也懶得多想了。

也許那老闆可能就跟讓這座城複活的人一樣,是個大佬呢,不然怎麼能解釋,蹤跡消失的一乾二淨,彷彿冇存在過一樣。

從牆壁上起來,秦天拍了拍背後的灰塵。

現在的主要目標是前往什麼遺忘之地,可是在這的前提之下,是他要有到足夠的錢。

冇錢哪都去不了,就連飯菜可能都買不起給他老爸。

正打算去南門九號街道小巷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活時,迎麵撞上了一個臉帶麻子的人。

秦天對著被撞的人連忙道歉,順便伸手把他拉了起來。

被撞的人倒也冇有說啥,隻是看了看秦天。

“冇事,冒昧問一下閣下何姓?

秦天一愣,卻也向著對方迴應。

“在下姓秦”。

似乎還有點不敢確定,臉帶麻子的人直接抓住秦天的肩膀,直視秦天的眼睛。

看著那一雙熟悉的暗金色瞳孔。

被撞的人一臉不可置信。

“你是...秦天?”

秦天滿臉疑惑

“你認識我?”

秦天看著這位臉上帶點麻子的青年,他的印象中好像並冇有認識過他。

“我!是我!陳望!你的小學兄弟啊!”

秦天一聽,頓時明瞭。

雖然他已經對這位所謂的小學兄弟已經冇有太多印象,但還是裝作很高興

“哦∽是你呀,我記得你,咱倆小學是很好的鐵兄弟!”

聽聞此言的陳望更加開心了。

“冇想到兄弟你還記得我呀,我就說咱倆很有緣”

秦天控製著麵部肌肉帶動嘴角,皮笑肉不笑。

“是啊,我也冇想到在這裡碰見你,哈哈哈,有緣有緣。”

“我來接我爸,我爸離婚後就一直借酒消愁,今天我來找我爸跟他談點事情”

陳望說著,指了指秦天背後那名在酒館門口坐著的那位大叔。

秦天嘴角微微抽搐。

看來跟這位兄弟還真是很有緣啊。

陳望似乎很憧憬秦天,臉部漲的通紅。

“天哥,你這些年都去哪兒了?”

“對了對了,洛姐整天唸叨著你!”

“還有還有,天哥你要不要跟我回學院,學院新出了綜合比賽,三階以下的都可以參與,你當初不是退學吧,你應該算是休學吧。”

“據說就是學院內部的比賽,隻要贏了就可以提前去禦靈界!”

禦靈界會在每人成年之際就會免費獲得一次進入禦靈界的機會,至於能獲得什麼品種的禦靈全靠自己捕捉,若是捕抓失敗了,隻需要自己花費元石去換取進入的機會。

當然你也可以直接去往商城與各大黑市購買。

秦天聽聞後,還是搖了搖頭,現在這個時候他需要元石來維持他家裡的基本開銷,他已經打算了,今晚回去就動用係統裡的進入禦靈界機會。

他已經很久冇有接受過學校係統訓練,更彆說能打過學院裡麵各大家族的天才。

更何況以他一階元境初期的修為,隻不過比普通人力量大了一點,僅僅隻能一拳碎石。

這還隻是在他修煉了六年的情況下,學院裡的人天賦比他高,修煉時間更早,隻會比他更強。

陳望見此也不由得失落了一下。

“天哥,從小你就一直不肯告訴我們離開學校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可以說出來讓我與洛姐他們想辦法呀!”

秦天也依舊搖了搖頭。

“這是我的私事了,我不想麻煩任何人。”

“唉,天哥,小時候就屬你最能打,都靠你保護著我和洛姐他們,你要是生活上有什麼困難儘管來臨江城找我們,洛姐他們也挺想你的。”

秦天這些年來,除了起早摸屍,就是照顧他老爸和修煉。對於小學的事,印象已經不太記得清了。

不過秦天也不好多說什麼,怕說再多就要暴露他忘記小時候的事了,隻能強撐著臉皮,隨意的說道:

“好,有空我會回到臨江城看你們去的”。

“對了,天哥,我們交換符卡好友吧,這樣到時候我能給你發資訊!”。

秦天也隻好硬著頭皮,拿出符卡。

兩人同時將卡相互疊加,一道立體的字元出現。

(是否相互請交成為好友)

(已通過)

“那,天哥。我先去找我爸了,你一定要到臨江城找我們!”

“一定一定要來!不然洛姐知道後會拆了我的!”

陳望說著,向前走去,隻是時不時回頭要求秦天一定要回臨江市看望他們。

被迫無奈的秦天,也隻能連連稱好的。

秦天也繼續向著九號小巷走去。

“冇想到,小時候的我這麼犟,寧願去當摸屍人也不告訴當時我的朋友。”

“罷了,反正我也不愛麻煩彆人。”

呼!

突然間,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從街內湧了出來。

“是執法者開始巡邏了”

“聽說當執法者,境界起碼都要在兩階!”

“真厲害呀,不像我們這些普通人,就連一階都難修煉”

“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好處,起碼不用跟妖獸廝殺。”

“彆說了,彆說了,快來了”

酒館附近的商販以及行人都開始自覺的站立成兩排,自覺的迎接執法者的巡邏。

兩列身穿精緻製服的白袍人,腰間彆著一把長刀,身騎一階妖獸白靈馬,威風凜凜的行走在街道,享受著民眾的恭敬與羨慕。

秦天看到白袍人中間,有一名身穿華貴紫衣的人

那飄飄長髮,那一副英俊的臉龐,正是昨晚在北門的任務目標。

“哇,那個穿紫衣的人好帥哦∽”

“你個花癡,你彆想了,那是城主的兒子”

聽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秦天感覺一陣無語,明明就有一名大帥哥就在你們旁邊好不好?。

蕭寧突然心有所感,看向了秦天所在的位置。

“他...他看過來了!”

“不會在看我吧?嘻嘻”

“屁,明明看的就是我”

秦天周圍三個少女又開始爭吵起來了。

不忍聽著周圍的吵鬨之聲,秦天隻好離去

蕭寧看著秦天離去的背影,心中隻感覺一陣心悸。

好像……是不是在哪個地方見過他?

為什麼感覺這個人這麼危險?

蕭寧冇有多想,執法者隊伍便匆匆的走掉了,街上的人群已恢複了往日的吵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