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堂的弟子,遇上邪魔,直接大殺特殺,他們殺伐果斷,很快就殺到了祭壇處。

  非止真君檢視祭壇的符文,越看越心驚。這居然是複活魔族的祭壇,就是不知道是為了複活哪個魔族。

  非止真君立馬搜魂,但是什麼也搜不到。都是一群小嘍囉,隻聽從安排。

  看來重要的人物都跑了。

  非止真君,直接把祭壇毀掉。然後去帶著執事堂弟子回去了。

  非止真君覺得有必要和宗主商量一下,是不是應該邀請其他宗門掌門相商一下。

  其他地界的凡人界,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祭壇存在。

  可不能讓魔族的複活計劃成功了。要不然,到時候三界必定大亂。

  執事堂離開了,沈澤宇四人回了渭陽縣。

  青草他們已經把小孩子的資訊統計完成了。

  天一亮,青草他們就聯絡了官府的人。把冇有問出姓名住址的全部交給了官府。

  而青草他們,則是分開送各府城的小孩們回去。

  木青鴻、木慧媛、木聞承三人就負責泰州府的小孩,他們順便回大木村去看看。

  送小孩到了各府城,青草他們就會拿出留影石,播放那些不記得名字和住址的孩子的影像。

  丟失孩子的家長看到了,就會來找他們認領孩子。

  整整花了十天,他們才把小孩子們都送回了家。

  而有一個孩子,不記得名字,也不記得住址。也冇有家人來認領。

  畢雅猜測,可能是被家人丟棄了。不想帶回去了。

  青草看了看沉默寡言的小女孩,瘦瘦小小的,小小的手上,全是細細的傷疤,手指頭還有厚厚的繭。

  看著三四歲的樣子,可是實際骨齡已經六歲了。一看以前就過的很不好。

  “冇有人認領,就給她重新找一對養父母。”木青書提議道。

  “何必如此麻煩。直接交給官府,官府有育幼院。她去育幼院就行了。”沈澤宇淡然的說道。

  “既然有地方去,就把她送去官府。”文曦月不想在凡人界待了。靈氣也冇有多少,而且到處都是賤民。

  看到這些賤民,她就會想起文曦夢那個小賤人。文曦夢的孃親就是賤民出生,帶著文曦夢這個小賤人來搶她爹。

  “我不要走。”小女孩怯生生的說道,聲音細若遊絲。

  “哼,不走也得走。”看到小女孩這個樣子,更加勾起文曦月的厭惡。真是和當初見小賤人第一麵表情一模一樣,讓人作嘔!

  小女孩低著頭,眼淚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無聲的哭泣,讓畢雅和木慧媛十分的心疼。

  畢雅看了看眾人,小心翼翼的提議道:“不如帶她回修真界?”

  賀衛鏘皺了皺眉,“畢師妹,帶回修真界,你準備怎麼安置她呢?”

  他可是記得,畢雅師妹和家裡關係不太好。她是不可能把小女孩送回家的。難不成她還要自己照顧不成?

  一天到晚到處跑,能照顧的好?

  “這個……”畢雅也不知道呢。

  木慧媛看向青草懇求道:“青草姐姐,可以讓她跟著木叔叔他們嗎?”

  青草雖然覺得小女孩可憐,可是還冇有到要把小孩領回家的念頭,搖了搖頭道:“不可以喔。”

  她可不想給自家爹孃添麻煩。

  小女孩抬起手,手指指著魏波道:“我要跟著魏哥哥。”

  正和係統聊的開心的魏波,錯愕的下巴都合不上,怎麼就突然扯上他了。

  魏波帶著一絲絲的厭惡,冷冰冰的拒絕道:“我不可不會帶小孩,不要跟著我。”

  他最討厭小孩子了。想想上輩子,逢年過節,親戚家的熊孩子們到他家裡做客。

  把他收藏的絕版漫畫、手辦給弄壞了。他動手把熊孩子打來一頓,自己還被親戚一頓批,說什麼自家孩子小,他一個大人不應該斤斤計較。

  說他小氣吧啦的,難怪一直冇有工作,整天在家啃老啥啥的。

  氣的他當場和親戚乾了一架。

  從此兩家人冇有什麼往來了。

  小女孩小跑到魏波身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然後一把抱著魏波的右腳說道:“魏哥哥,求求你帶我一起。”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不需要魏哥哥你費心的。”小女孩淚眼汪汪的看著魏波。

  魏波一點也不為所動,“既然你自己可以照顧自己,那你留在凡人界更好。”總感覺這小女孩很怪異。這麼多人,就找上他。

  他看著很好說話不成?!

  “魏哥哥,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你鄰居思思呀。你以前還抱過我的。”

  冇有接收原主記憶的魏波,一臉懵逼狀。

  “魏哥哥,你不知道。五個月前,魏家被滅了門。”說這話的時候,思思低沉的眼眸閃過一絲快意。

  “那群人,見人就殺。我家人也被殺死了。要不是當時我出去玩了,肯定也死了。後來我一個人到處流浪,然後又被人抓了。”

  說完姚思思嚎啕大哭起來,“我終於看到熟悉的人。可是魏哥哥你都不認識我了。嗚嗚嗚……”

  畢雅驚訝的看著魏波,“呀,原來是魏師弟認識的人。”

  青草若有所思的看著姚思思,“原來你記得自己的名字,你為何冇有告訴我們?”

  “而且都十天了,你今天纔出來和魏師兄相認?”這也太奇怪了。

  姚思思咬著唇,“我…之前也不敢認,因為兩年冇有見了,魏大哥變了許多,我以為自己認錯了。”

  “可是昨天聽到有人叫叫魏哥哥名字,才知道冇有認錯。”姚思思眼淚在眼眶轉悠著, www.uukanshu.com“還以為魏哥哥能夠認出我的……,可是……。”

  姚思思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人十分心疼。

  魏波心急的問道:“係統,這原身有這麼一個鄰居嗎?”

  【宿主請稍等,我調查一下。】

  “快點。”魏波可不想露餡了。

  十幾秒,魏波感覺度日如年一樣,心裡十分的難熬。

  【宿主,原主確實有這麼個鄰居。你們兩人的父親,還是好友。】

  “趕緊把原身家裡的事情發給我。”他都忘記了,這可是原身待過的凡人界。總會碰到認識原身人。

  魏波一邊等待係統傳資訊,一邊看向姚思思,驚訝的說道:“原來是思思,兩年多不見。你變了許多,一下子冇有認出來。”

  魏波趕緊把姚思思牽起來,讓她坐在凳子上說話。

  魏波裝作一臉氣憤,眼中帶著悲切的問道:“不知道是什麼人,殺了我家人?”殺的好,死了。就冇有人懷疑他不是魏波本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