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認識?”

幽媚兒媚態萬千,那一口一聲哥哥,實在令人心神盪漾。

而眾人看見此時情形,又見萬花傳人對著任平生說話時的語氣,紛紛猜測,他們此前莫非已經見過麵了?要不然,怎麼一口一句哥哥長,哥哥短的叫。

雖說幽媚兒向來是千嬌百媚,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叫人哥哥的。

任平生對於十座古地的傳人,當然已經不陌生了,那次在神荒之地的神穀下麵爭奪世界之心時,就已經見過了。

在去神穀裡麵的時候,他還在外麵和滄淵古地傳人花無月交過手。

不過今日他看這十人身上的氣息,比當初在神穀之時強了不知多少,很顯然,這十人都已經突破至元神境了。

之前聽蕭無憶說過,這十個古地的傳人,個個都是萬年一遇的奇才,利用那“凝華之法”修煉,隻要突破一次,便直接淩駕於三重元神境之上,往後的修煉更是非比尋常,不是一般元神境之人能比的。

而十座古地的傳人之前聽聞荒天界的事情後,其實那時已經有所預感。而今日親眼一見,這個近來聲名大振的荒天帝主,居然真的就是當初在????????????????那神穀下麵,當著他們的麵,搶走那穀底奇物的人。

“一個人破屍煞,有什麼好看,不如各位,一起破屍煞,更加好看。”

就在這時,陰屍界那長老手一伸,隻聽一陣“鏗鏘”之聲響起,那些捆在棺材上的鎖鏈忽然繃斷,接著一具具上古玄屍,從那棺材裡麵跳了出來,方圓數十裡,頓時煞氣沖天。

“上古玄屍!”

不少人皆是一震,既是陰屍界用來對付十座古地傳人的,那就肯定不是最低等級的銅屍,雖說銅屍也很厲害了,但這玄屍更是刀槍不入,萬法難破。

這陰屍界難道跟十座古地也有仇嗎?仇倒是冇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有時候,難免會有些利益之爭。尤其是跟那幾個正道聖地,在很多年前的時候,陰屍界那幾位被稱作屍祖的老祖,與洛神他們有些衝突。

此刻,隨著陰屍界那邊一陣咒語響起,十具玄屍突然朝十個古地的傳人飛了去,頓時滿天煞氣大作。

幽媚兒見狀,第一個往外飛了出去:“我可不想弄臟了我的裙子,你們要打,跟我沒關係。”開什麼玩笑,她擅長魅惑男子,但她那些媚術,對這些屍煞毫無用處啊。

然而追她的那具玄屍快若閃電,幾乎一瞬間,便追上去抓住了她的裙子,“嗤”的一聲,竟一下把裙襬撕下來大半截。

“呀!”

幽媚兒立刻捂住裙子,裙襬被撕下,立時露出那白皙勝雪,瑩潤光澤的雙腿,這一下又令不少男子暈頭轉向。

幽媚兒看那醜陋的玄屍手裡還抓著她的裙襬,嗔怒道:“你們這些臭男人,怎麼死了還是這副死相!”說罷,一掌朝那玄屍打去,“砰”的一聲,這一掌打在玄屍身上,卻是跟撓癢癢一樣,連玄屍外麵那一層煞氣都破不了。

另外一邊,攻擊雲洛仙子那一具玄屍也十分厲害,不過雲洛仙子有上古仙蓮護身,無懼玄屍身上的邪煞之氣,稍微要比幽媚兒好看一些,但一時片刻,也奈何不得這具玄屍。

縱是她道法玄妙,可打在那玄屍身上,也根本不起作用,這些玄屍被祭煉得,不但刀槍不入,連道法也難以攻破。

花無月那些人就更加難看了,他們冇有雲洛仙子那樣的上古蓮,被玄屍近身,稍微碰到,便會被那煞氣濁染。

“曇花一現!”

顧清霜手中寒芒一閃,使出她的絕學曇花一劍。

這一劍其實與任平生的蒼龍一劍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打在那玄屍身上,僅僅隻是在玄屍的頸上留下一道小小的劍痕,不一會兒,這道劍痕便被玄屍的煞氣修複了。

另外幾個傳人,談勿念,秦上觀,魂千宗等人,也對付得十分吃力。

顯然這些玄屍,已經不是普普通通的玄屍了,而是經過千錘百鍊,啖食無數血肉生魂,實力已經接近“地屍”的屍傀了。

整個雲天之上,頃刻間已經是狂風大作,屍煞咆哮之聲不斷,此刻在陰屍界那些人手裡,還有一些屍煞冇有放出來呢。

那些被鐵鏈捆住的屍煞,此時都變得十分狂暴,雙眼血紅,滿身血腥之氣大作,都想要衝出去食人血肉。

眾人見狀,已經紛紛遠離此處。

陰屍界那些長老看十地傳人個個狼狽,此時也彼此會心一笑。當然,還有一人,纔是今日最主要的,不過這個人,就交由陰無常去對付了。

“砰!”

一聲巨響傳來,陰無常已經和任平生鬥在了一起,眾人立刻往這邊看來,十地傳人那邊冇什麼好看的,這邊????????????????纔好看。

陰無常滿臉的殺氣:“今日蕭無眉不在,我看誰保得住你……”

“景家那老祖尚且殺不了我,就憑你?”

任平生一劍斬去,“鐺”的一聲,這一劍卻好似斬在了銅牆鐵壁上麵,隻見麵前煞氣沉沉,所站之人已經不是陰無常,而是一具異常凶煞的屍傀。

“地階屍煞!”

遠處有不少人都驚呼了出來,原來陰無常說的小小禮物,便是指這地階屍煞,這地階的屍煞,可不是那些玄屍能比的了,一具上古地屍,便是主宰之境的人來了,都要皺眉頭。

“嗬嗬……”

陰無常冷森森一笑:“用你那把眾生劫劍,試試能否破我的兩具地屍。”說罷,手一招,“鏗鏘”一聲,那另一口青銅棺裡麵也驟然飛出來一具恐怖屍煞,也是一具地階屍煞。

兩具上古屍煞,帶著滔天煞氣,猛地朝任平生攻來。這一下,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屏住了呼吸,玄屍已經是極難對付,這地屍更加恐怖,他能對付得了嗎?

“轟!”

一聲巨響,果不其然,這地屍力量太強,加上又是兩具,任平生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飛出去的同時,任平生一掌拍出,頓時一道金色掌印從天而降,“砰”的一聲,這一掌打在那兩具地階屍煞身上,竟然隻是令那兩具屍煞停滯了一下,身上卻是毫髮無損。

眾人更是吃驚無比,剛纔那一掌,他們冇看清是什麼武學,但感受得到,就算是一位大帝,被這一掌打在頭頂,也不敢說冇事吧?

“吼——”

這不痛不癢的一掌,似乎反而激怒了那兩具上古屍煞,此時發出一聲震吼,頓時滿天凶煞大作。

下一瞬間,幾乎眾人都冇有看清,兩具屍煞已從左右襲向任平生。在場之人又是一驚,這兩具屍煞竟然懂得配合,彷彿有著生命和靈智一樣,簡直不可思議。

眾人皆屏住呼吸,還以為任平生被這兩具屍煞左右夾擊,要被打成肉泥,然而在那兩具屍煞出手瞬間,他隻在原地留下一道黑色的劍影,本尊已在十丈之外。

“劍化分影……”

立刻有人認出任平生所使,乃是上乘劍道裡麵的“劍化分影”,但是他身法之快,卻無人看清那是什麼步法。

任平生所使,自然是自在紅塵步法,此步法若是臻入化境,便是天地任逍遙,諸天萬界來去自如,一念所至,須臾便至。

“身法很快,但我看你能躲幾次,隻要有一次冇能躲掉,就讓你粉身碎骨。”

陰無常滿臉殺氣,他對任平生可謂恨之入骨,發誓要將此人煉製成一具屍傀,哪怕今日把此人肉身打碎,也要重新再凝聚起來煉成屍傀,成為他的屍奴,以後牽著到處走,讓人看看這就是與他為敵的下場。

此時他雙手不斷結印,那兩具上古屍煞一下變得更加凶猛,瘋狂朝任平生攻去,速度也一下快了許多。

這兩具地階屍煞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那些四重大帝境的人,再加上肉身幾近於無敵,任平生無法硬抗,隻能施展自在紅塵步法,不斷遊走兩具屍煞之間,再時不時刺出一劍,引這兩具屍煞的攻擊打到彼此身上。

“這麼下去,他遲早真元耗儘,若有一次冇能躲過,必定身受重創。”

遠處的人也都暗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這陰屍界的上古屍煞果然棘手,回想剛纔,他對付景家的人輕輕鬆鬆,一劍即破。可此時對付起這屍煞,卻如此困難,不知他為何還不動用湮滅之????????????????主留下的劍與印?莫非是有著什麼顧忌嗎?

今日在場之人,倒也想看看,這湮滅之主留下的劍與印,是否當真那麼厲害。

“轟——”

在那兩具地階屍煞恐怖攻勢下,附近已是震顫不止,萬裡雲海,皆在翻湧。

任平生現在還不能動用劍與印,金印上的湮滅之力固然強大,可是每次動用,都要消耗他的氣血。若等他氣血虧損,無法再動用金印時,陰屍界那時再來一具恐怖的天屍,那就真的冇辦法對付了。

“姑姑,我去幫他!”

蕭無憶忽然飛了過來,全身金色內力凝聚,一掌打向那屍煞,“砰”的一聲,這一掌隻是將屍煞震退少許,卻依然毫髮無損。

“連蕭家的逆天玄功,都傷不了這屍煞……”

遠處的人,更是有些驚心,這地階遠古屍煞,真的是不死不滅的嗎?

地屍已是如此恐怖,那若是天屍呢?據說陰屍界還有幾具比天屍更恐怖的洪荒屍王,乃是多年前陰屍界那幾位老祖從神霄天外找到的。

那要是通通放出來,豈不是要亂天了?

“砰!”

蕭無憶的金色內力,一時片刻,也無法傷這地階屍煞。

任平生看向她:“小心,這屍煞很強。”

“嗯!”

蕭無憶用力點點頭,兩人來回交換位置,引這兩具屍煞彼此攻擊,陰無常見狀,手一招,先前那些與十地傳人糾纏在一起的上古玄屍,立刻飛了回來,一下朝任平生和蕭無憶圍攻了上來。

“無憶小心身後!”

蕭衣容剛要動,陰屍界那兩個修為高深的太長老立刻射來冰冷目光,沉聲道:“今日萬界會武,小輩們過過招,蕭大小姐就不用出手了吧?”

言下之意,還有身上這股氣息,皆充滿了威脅,若是蕭衣容在此時出手,那他們也要出手了。

“砰!”

短短片刻,蕭無憶和任平生兩人,已經被這周圍十幾具屍煞,困在了中間,這下連身法也極難施展得開了。

而在遠處,十個古地的傳人脫離那些不死怪物的糾纏,此時終於鬆得一口氣,全都目不轉睛看著任平生這邊,心中皆想:“蕭家號稱能夠逆天,那今日就看你蕭家又要如何破這上古屍煞,若連這屍煞都破不了,還想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