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弘光三年(順永昌四年)八月末,在經過了多日的秘密接觸後,代表明廷與大順朝方麵接觸的西廠二逆班領班副千戶王榮燦,正式拒絕了關於大明承認順國、並允許順國割據陝西的提議,但表態願意在現階段於豫陝邊境及鄖陽-興安方向、保寧-龍安方向保持停火的狀態,並可以在雙方接觸線上設立榷場,彼此互通有無。

對於明廷死活不肯承認順國地位,並勒令陝西境內的反順力量放棄抵抗的做法,李自成當然是極不滿意的,但目前陷入泥潭的李自成也確實冇有餘力在陝州、盧氏等地折騰,因此,雙方最終還是達成了在邊境上暫時相安無事的默契。

當然,李自成是不可能不在潼關等地留駐兵馬的,如此一來就在相當程度上牽製了順軍的力量,使其無力迅速撲各路反順武裝的武力杭爭----比起外來的清廷兵馬,熟悉陝西本地情況的順軍對陝西境內反順武裝的打擊效果要好了許多,但西廠在想儘辦法為陝西反順擁明武裝輸血續命,因此反順武裝在陝西境內依舊此起彼伏,剿而不滅----進而,李自成也就無力乾涉明清之間的“重量級爭霸賽”了·····

說起來,令人好笑的是,退入雲南與養子孫可望、劉文秀會師的張獻忠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知了李自成正在與明廷秘密接觸的訊息,居然也派人致書經略滇黔的路振飛,要求明廷承認大西朝對雲南的統治,對此,路振飛毫不客氣的予以拒絕了。

張獻忠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正當所有人以為他會因為路振飛的拒絕而勃然大怒的時候,張獻忠卻再次派人致書路振飛,聲稱自己可以嚮明廷稱臣納貢,甚至可以放棄帝號、國號,隻求明廷讓自己代替沐天波永鎮雲南。

對於張獻忠的這個要求,路振飛冇權回答,隻能飛報南京,由於不清楚南京會有什麼樣的答覆,所以至少在表麵上,路振飛部與張獻忠部之間的戰事是有所緩和了;而路振飛也趁機在貴州境內募兵3萬(包括土司蠻兵),使自身的總兵力擴大為5萬人,從而初步擁有了與大西軍一戰的數量,隻是這些部隊還需要經過嚴格的訓練才能真正拉上戰場······

在路振飛磨刀霍霍的時候,孫傳庭也冇閒著,這不,在他的建議下,原鎮守四川總兵官賈登聯得以出任鄖陽鎮總兵,代替雖然堅決主戰、但實際軍事能力不怎麼地的堵胤錫,統一指揮鄖陽-興安方向的明軍各部----是的,孫傳庭明確支援出兵興安,所以,根據孫傳庭的意見,朱由崧同意馬得功等部從夔州北部進入興安境內控製若乾重要節點,籍此堵防可能從小道間出的順軍各部。

在賈登聯調任鄖陽的同時,朱由崧又根據孫傳庭的建議,任命曾英為川北鎮總兵,會同鬆潘鎮副總兵朱化龍等駐防保寧、龍安兩府,防止順軍經由劍州、階州等地再次大舉竄入四川境內。

不過曾英、朱化龍等部在川北的力量稍顯薄弱,主要還是依靠黎州、鬆潘等地的土司武裝及陳登暤等人組織的義勇(地主武裝),川中明軍的主力由提督陝西四川總兵官趙光遠率領,進駐於敘州府境內,一待秋糧收割、秋賦征收完畢、軍中糧秣充足後,就會開入雲南,會同路振飛所部圍攻張獻忠部大西軍······

而被朱由崧嚴厲斥責的黔國公沐天波其實也冇閒著,這不,他與正在積極聯絡三宣六慰的土司們,向其等征召(請求)援兵,截止到當年八月末,已經拚湊起來了1.5萬人漢蠻軍隊,並對大理展開了淺嘗即止的反攻。

與沐天波情況類似的是新任大理巡撫耿廷籙,這位從四川行都指揮使司出發進入麗江的原南京太仆寺少卿,一路上招兵買馬並想方設法從川東、滇北的彝藏土司處勒索人馬,最後拚湊出近萬人的漢蠻軍隊,從麗江方向對鶴慶及大理北部展開了反擊。

但張獻忠既然與路振飛暫時進入了停戰期----小規模的戰鬥時不時的還有發生,但大戰算是暫停了----且四川明軍也未大軍入滇,因此,張獻忠得以抽點兵馬,派遣李定國、艾能奇等2個養子出兵救援大理一線。

隻是由於大理、鶴慶等地周邊的地形複雜,且以陝西人為主體的大西軍指揮層有些水土不服,因此,李定國和艾能奇兩部雖然兵力上有一定的優勢,卻也不能迅速消滅屢敗屢戰、敗而不散並不斷有新援軍加入的沐天波部和耿廷籙部······

按下西北、西南的戰事不說,當年九月初因為道路原因姍姍來遲的清軍炮隊終於抵達了威海外圍,兩天後,完成了炮兵陣地構築的清軍炮隊----經過薑瓖的好說歹說及掏錢行賄,原本應該去支援金礪部的另外10門紅衣火炮得以藉故暫時留在了威海前線----開始向楊庭河一線的明軍陣地展開了猛烈轟擊。

然而原先的勇士營、現在的濟州師根據陡門江、玄城衛、博和哩等地的防守經驗,對清軍使用大規模炮擊早有準備,一早在各種防禦工事挖,佈設了大量用來減緩炮彈衝擊力的沙袋、泥土筐,因此20門清軍火炮的狂轟濫炸實際未能對楊庭河北的明軍防禦體係造成致命的損害,隻有少數木刺樁陣和單個防禦工事的牆體被炮火摧毀了。

並不知道火炮攻擊未能建功的薑瓖在紅衣火炮停止炮擊後,信心十足的派兵發起了猛攻,然而卻不出意外的遭到了幾乎完整無傷的明軍的猛烈回擊,薑瓖投入戰鬥的1000兵馬幾乎損失過半,這一結果讓薑瓖驚愕的同時,對自己的決定產生了懷疑。

“曾七,你跟威海衛裡接觸上了嗎?”

之前向薑瓖進言的心腹回覆道:“好叫大帥知曉,三天前,屬下派人乘坐小船在海上繞了一圈,然後成功的被海上巡邏的南朝舟船給逮住、帶進威海了。”

“那麼現在人回來了嗎?”

對於薑瓖的問題,被稱為曾七的這名心腹回答道:“還冇有?”

薑瓖有些煩躁的說道:“一旦人回來了,立刻稟告本帥知曉。”

曾七應了一聲,退了下去,看著曾七的背影,薑瓖忽然有有了一個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