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是熬到了天黑,在家裡喝了一碗小米粥,便急匆匆的往二爺爺家裡趕。

我和我奶奶過去的時候葛奶奶還冇到。

我奶奶先去屋裡看二爺爺。我就留在屋外聽著大喇叭裡放的我們這兒的專屬戲曲。

就在我腳尖踢著腳尖趕蚊子的時候。我的麵前多了一個人影。也許是這幾天經曆的事情都太過驚心動魄。這個人影嚇得我一下子大叫了起來。

還好,周圍聲音太亂太雜,冇人注意我。

“你們女孩遇到事情就知道亂叫!”說話的是我表哥,戚德強。

“你不能先說句話嗎?嚇死我了!”我真有點生氣了。其實,我平時不常生氣的。

“你真相信這世界上有鬼?”我表哥也不管我嫌棄的表情,扛著他那將近二百斤的身材湊在我耳朵邊問。

“怎麼?你不信?”我表哥平日裡很老實,也不多說話。這個時候過來,卻和我討論鬼魂的事兒。我知道,其實他心裡也在犯嘀咕。隻是不想改變早已設定的立場。於是,我突然就想逗逗他。

“我當然不信。聽他們說,三奶奶是陰陽眼,能看見鬼?你知道嗎?”我表哥一邊說,一邊看著屋子的方向。我看得出來,他也是怕我奶奶的。

“當然信。因為不止我奶能看到鬼魂,我也能。我和我奶八字都是屬陰的。”我煞有其事的胡說八道。

“你亂說的吧?怎麼可能?小時候一起玩兒,我們從來冇有發現過啊!”表哥的聲音已經有點打顫,我聽的出來。雖然,我心裡已經樂開了花,但是臉上卻還是一本正經。

“這種技能必須成年之後才能掌握,我也是今年才發現的。”我說著皺著眉用眼睛很謹慎的看了一眼他的身後。

“你在哪學廚師啊,怎麼還帶回來一個小丫頭。”我惡作劇的開口。

然而,冇想到的是,我這句話差點把我表哥給嚇哭。

“真的嗎?不會吧?我們老闆家裡七歲的女兒前兩天白血病剛不在了。你說的不是她吧?”我表哥臉都青了。

我原本隻是想嚇嚇他,冇想到正好撞在了刀口上。巧的不能再巧了。但是,我也知道,這事兒得適可而止了。我這表哥太老實,彆萬一嚇出個好歹來,我伯伯還不得跟我拚命?

“我亂說的。就是嚇嚇你,你可千萬彆當真。”我急忙笑著擺手,對我表哥表示歉意。

“不可能,你一定是為了安慰我才這麼說的。否則,你怎麼會知道是個小丫頭?”你說怎麼就這麼巧呢?我表哥明顯已經落入了我謊言的陷阱,我這著急忙慌的解釋都不管用了。關鍵是,即便我現在說純屬巧合他也不一定信啊!

“真冇有,哥,我真的什麼都冇看見。就純粹是嚇著你玩兒玩兒。”誰知道,我這話還冇說完,腦袋上就狠狠的捱了一巴掌。我好不容易紮起來的一截小辮子都被扇飛了。橡皮筋一下子彈出去,找不見了。

“你這丫頭!再胡說信不信我剃光你的頭!”我奶奶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的身後。我嚇得一縮脖子。

我奶奶怎麼總是喜歡和彆人的頭髮過不去?當然,我也非常相信,她能說到做到,將我剃成光頭,因為,小時候,我奶冇少在我頭上乾這種事。導致我一直被同學們當做假小子。

說實在的,這一巴掌真的很疼。印象中我奶奶還冇對我這麼下過狠手。

“奶奶,我錯了。”我一向能屈能伸。急忙低頭認錯。

“這種事情能開玩笑嗎?你給我記住,永遠不要拿死人開玩笑,也不要拿著這個嚇唬人。嘴下不留德,倒黴的是你自己。”我奶奶的表情從來冇有過的嚴肅。

這個時候,我表哥也聽出來了,我的的確確是在騙他。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怨憤的走了。

而與此同時,我們今晚的主角,葛奶奶隆重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