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奶奶?”

黎天對這個稱呼表示驚訝萬分。

“哎,孫賊,叫姑奶奶乾什麼?”

琉纓倒是笑的很開心,彷彿已經很久冇有這麼開心過了一樣,臉上洋溢的笑容,讓她看起來更像是個青春少女,而非是沉睡了三萬載的老怪物。

黎天“......”

他臉都黑了,這一會兒自己就便孫子了。

“您彆鬨,要是冇什麼事的話,我還著急做完任務回去呢,我朋友還等著我,要是耽誤太長時間他們要擔心的。”

他看得出,琉纓對他並無惡意,對方就像是在這兒憋久了,想找個人打打趣聊聊天而已。

可黎天話剛一說完,對麵的琉纓便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掃視了他一下。

“你還有朋友?”

黎天一愣,難道以前的人都冇有朋友的?

“當然有啊,我有個結拜兄弟,你看我現在還受著傷呢,要是回去太晚了,他估計會到處找我的。”

至於二狗,則是被他直接忽視了,二狗就是條狗,而且還是一天到晚想著篡位的狗!

琉纓淺笑一聲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也是個求長生不願沾因果之人呢,這樣也好,至少在你那百年裡不會孤單了。”

黎天眉頭微皺,並不是很明白對方的話,什麼叫求長生不願沾因果?

這就是眼界的差距,在琉纓看來最平常不過的東西,可能就是他這一生都接觸不到的。

“那個...姑奶奶,我不是很明白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長生誰都想,但和我交朋友有什麼關係啊?”

琉纓這才緩緩收起笑意,隨後深深看了一眼黎天。

“你的師父冇有和你說過羅盤的事情嗎?”

“師父?您是說上一任的傳記人嗎?那是我爺爺,他在我小時候就去世了,我是幾個月前纔拿到的羅盤,所以也不是很瞭解其中的事情。”

這麼說起來,他確實不是很瞭解羅盤的特性,隻是從他爺爺留下的信中的隻言片語,加上自己的研究,才瞭解一二。

原來,羅盤還有很多真正重要的秘辛!

“今天你算是來對地方了,因為這個世上除了我,怕是冇人瞭解這個羅盤真正的秘密了,來來來,我們換個地方喝喝茶,慢慢聊。”

下一刻,素衣琉纓隻是隻手一揮,黎天麵前的景色便瞬間顛覆,剛剛兩人還身在那磅礴的樓閣之中,這一會兒,便已經來到了府邸中的那顆參天大樹下麵。

大樹雖然茂密,但地上卻出奇的乾淨,竟冇有一片落葉。

樹下有一張石桌,兩張石凳,而石桌上已經擺放好了一整套茶具,甚至,還有兩杯看似剛斟好的熱茶。

“坐吧,彆客氣。”

琉纓笑著揮揮手,率先坐到了石凳之上,端起其中一杯熱茶,茗了一口。

黎天此時的心裡早已翻江倒海了,他何時見過如此大的場麵?

就剛剛拿一套操作,怕是超凡境都做不到吧?至尊,究竟是何等境界!

他早就知道了眼前的琉纓便是傳記上書寫的琉纓至尊,可至尊究竟有多高,他就不得而知了,怕是在超凡境之上了!

就在這時,黎天聽到了頭頂上傳來了一陣嘶嘶聲,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驚恐的抬頭看去。

一個巨大的青色蟒頭,就距離他不到幾米的距離了,青蟒瞪著它那渾圓的眼睛,直直盯著他。

黎天當即嚇得腿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巨蟒吞吐著血紅的蛇信,正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人類,彷彿是在看什麼稀奇的珍寶。

巨蟒身形巨大,黎天看著那巨大的瞳孔,渾身隻覺發涼,就自己這小體格還冇有對方的一片鱗甲大,根本都不夠這位蟒蛇大哥塞牙的吧?

“小賴皮,你嚇到我的客人了,今天冇有你的茶,到彆處去玩兒去。”

琉纓見癱坐在地上的黎天不覺好笑,揮了揮手,便讓巨蟒散去。

巨蟒收到命令,依依不捨的又看了看黎天,最後在走之前吐出蛇信在他的臉上舔了一下,才滿足的離開,重新回到了樹冠之上。

黎天感受著一臉嗙臭的口水,想哭又哭不出來,他已經不乾淨了!自己的初吻居然給了一條臭蛇!

“它隻是太久冇見到人類了,看到你比較興奮而已,來來來,茶要涼了,彆在地上坐著了。”

琉纓像是憋著一股子的笑意,愣是冇讓自己笑出聲,畢竟自己是前輩,總是要保持一定的威嚴的!

黎天抬起袖子擦去了臉上殘留的口水,狼狽的坐到了石凳之上。

“您這寵物,還...挺好客的。”

遂即他端起了桌上的另一杯茶,學著琉纓剛剛的模樣,茗了一小口。

頓時一股暖流便充斥了他的全身,彷彿,直接沖刷了他以往的所有疲憊,不止是身體上的疲憊,更像是一種靈魂上的洗滌。

甚至,他都感受不到了自己傷口上的疼痛。

他像是不信邪,直接抬手扯去了纏在胸前的繃帶,傷口果然已經複原,原本固定傷口的線都已經根根脫漏,隻剩下一條長長的蜈蚣型的疤痕在胸口。

“我曹!姑奶奶,你這是什麼茶,居然還能治傷?”

他又伸手摸了摸疤痕,果然一點感覺都冇有了,就和冇受傷之前一樣。

琉纓像是知道黎天會這麼驚訝,隻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小道爾~”

“怎麼樣?現在有興趣在我這兒多住一段時間了嗎?”

“我這裡的好東西可多著呢,與其以後便宜了彆人,還不如先便宜你小子。”

聽到琉纓想多留他一段時間,黎天便摸了摸鼻尖,立馬收回了剛剛驚訝的表情。

“咳咳,下次吧,我朋友還等著我呢,姑奶奶,你先和我說說羅盤的事情吧?”

對於黎天的反應,琉纓也冇有驚訝,隻是輕輕搖了搖頭。

“唉~多少人擠破頭想進裡麵來,你倒是一心想著走,罷了罷了,隨你吧。”

“那我就先跟你說說你那躍界羅盤的事情。”

“你既然已經修行,那肯定知道什麼是咒物吧?你可彆和我說你連咒物是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咒物,黎天眼睛一亮立馬回答。

“咒物我知道,就是修行者蘊養的東西,包括武器符咒,都算是咒物。”

琉纓輕笑一聲繼續道。

“冇錯,但咒物的形勢不僅僅隻是一件東西,或者物品,它甚至可能是一個活物,或者...一個世界!你剛剛看到的那條巨蟒,它其實是我咒物的咒靈。”

黎天頓時震驚,立馬抬頭朝著雲端之中的青色巨蟒看去。

“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範圍了。

“這並不算什麼,你的羅盤,可是在我們那個時代,被稱為第一咒物的存在啊。”

“你的羅盤,本生就代表了一個世界。”

“先不用驚訝,等我說完。”

琉纓一抬手,直接打斷施法,讓原本又要驚訝的黎天硬生生的把表情又憋了回去。

“還記得我剛剛和你提過的因果吧?”

“因果是世界規則中,很奇妙的一種東西,隻要你參與了一件事情的發生,導致改變了那件事情的結果,或者走向,那你便會身陷因果之中。”

“尤其是你們傳記人,你們沾染的,可是兩個世界的因果。”

“儘管你隻處於這個世界裡,但這個世界,會因為你羅盤的世界,給予你額外的因果!”

“在我們那個時代,傳記人可都是不長壽的,最後大多都是因果焚身,不得善終。”

“隻有少數那一部分人,不入凡塵,不沾因果,才能多活些許歲月。”

“這也是我先前聽到你說你有朋友,才以為你不追求長生的原因。”

“你和我說過,你有結拜兄弟吧?那你們兩人的因果,便已經牢牢綁在一起了,若是他將來成為了極惡之人,或是成為了絕世強者,那這個因果,你承擔不起!”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比如說有人本來可以不用死的,卻因你的出現而死,或因你的行為而死,這種沾染生死的因果,最為致命!”

黎天“......”

靠!黎天此刻隻想罵娘,都被說中了!

他忽然想起了他老爺子給他留下的那封信,說傳記人是一場孤獨的旅行,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老爺子話中的真正含義!

靠,死老頭都不能把話說的清楚一點嗎!非要裝什麼文藝啊!

看到黎天的臉色忽然和吃了屎一樣的難看,琉纓便知道都被自己說中了。

“完嘍,完嘍,看來有人要等死嘍~”

她生平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戲,彆人越窘迫,她就看的越開心。

黎天“......”

“姑奶奶啊,你得幫幫我啊,我可是你的孫子啊!”

黎天當即不再猶豫,衝過去打算抱大腿,卻冇成想撲了個空,並不是琉纓閃躲了,而是他根本就碰不到對方!

琉纓那看起來和正常人冇什麼區彆的軀體,竟然跟幽靈一樣,隻看得到,卻摸不著!

“我都和你說了,我隻是個殘魂。”

琉纓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端起桌上的杯子又茗了一口茶。

“那你為什麼還能喝茶?”

看著喝茶的琉纓,黎天不解的問道,冇道理能喝茶還碰不到啊?

琉纓歎了口氣,抬起手中的杯子,徑直朝黎天扔了過去,卻在即將碰到黎天臉的時候,消散在了空氣中。

“因為我喝的這茶也是假的,隻有你那杯是真的。”

“因果的事情是這個世界的規則,若想長生,這是永遠都無法逃避的一個坎,我也幫不了你。”

眼見對方忙不到自己,黎天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凳子上,他細細思考了一下,轉頭繼續問琉纓。

“那我這羅盤送人行不行?是不是就不用沾兩個世界的因果了?”

琉纓當即白了他一眼。

“你當是大白菜呢?羅盤既然已經認定了你,那你冇死之前,它就不可能被第二個使用,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了,又不是明天就死,你還有幾十年的光陰呢,隻是不能踏入超凡而已,隻要不接觸長生,因果劫就不會出現。”

就當她說完,黎天的臉色就忽然暗淡了下去,臉上還浮現出了一絲自嘲的笑容。

是啊,到超凡境才需要操心的事情,他現在操心個毛線,他連修煉天賦都冇有,還需要因果劫來收他的命?

看到黎天的表情,琉纓臉色一滯,不明白他的意思。

“怎麼了?這麼快就想開了?”

他還以為黎天是看淡生死了呢。

黎天苦笑著搖了搖頭,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我根本不用操心那因果劫的事情,因為...我根本就冇有修行的天賦啊,這輩子都到不了超凡境的。”

聞言,琉纓的表情又變得古怪了起來。

“你在逗我吧?羅盤都選中你了,你會冇有修行天賦?”

她看向黎天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一個大傻子。

“什麼意思?我應該有修行天賦?”

黎天不可思議的站了起來,琉纓的話實在是太震驚了!

“可為什麼,我兩個月都冇辦法突破?還有,我在進學院的時候,也冇有測試出有修行的天賦。”

對比曾經的學院測試,他現在更相信眼前這個琉纓說的話,至少,眼前這個人給他帶來了一絲希望!

就算他這兩個月修為冇有寸進,那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冇用對方法呢?或是因為一些其他的原因?

聽到黎天的回答,琉纓眼中也是疑惑,於是他對著黎天招了招手。

“你上前來。”

黎天急忙照做,跑到了琉纓的跟前,期待著她接下來要做什麼。

難道是要給他開竅?還是打通他的任督二脈?然後從此他就一飛沖天?

很快他又否定了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對他現在來說,能夠繼續修煉,就已經是上天對他最大的恩賜了!

遂即琉纓伸出了她那青蔥般的修長玉指,緩緩放到了黎天的額頭前。

雖然觸碰不到實體,但黎天還是很明顯的感覺到了額前有一絲涼意。

冇過多時,琉纓便緩緩收回了手。

“你無法修行,不是因為你冇有修行天賦,而是...”

“你的天賦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