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淡定,對了也分你點。”

北辰又掏出一張五十萬支票,遞給沈風華。

他不敢給太多,贏球上千萬早就上新聞了。

“這...這合適麼這?”

一臉驚詫的沈風華手上的動作並冇有停下,顫顫巍巍的將支票收在了手中。

“兄弟之間講究那麼多乾嘛,也給阿姨減輕點壓力吧。”

北辰從小也很受沈母照顧,也知道這些年她帶著沈風華又當爹又當媽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