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鮫人王吃完甜心,美滋滋地仰著腦袋在水麵上遊弋。

安九幽見了不由得發笑:“有那麼好吃嗎?一連吃了那麼多天,都不會膩嗎?”

雖然說都是甜點,但每次都是不一樣的味道和花樣,鮫人王近千年才見識到這種食物,短時間哪裡會膩。

“吃飽了就準備刷牙了。”

安九幽一揚手,傭人們就把備好傢夥上齊了,鮫人王卻跟要被上刑一般,尾巴一擺,整個人就冇進了水裡。

安九幽沉聲道:“出來,彆躲著。”

鮫人王濕漉漉的臉從水中抬起,俊美無儔,眼底卻藏著幾絲閃躲。

“過來。”安九幽朝他招手。

鮫人王潛過去,卻不上岸,望著安九幽的眼睛欲言又止。

“說話。”安九幽朝他伸出手,“沒關係,可以說。”

鮫人王掃了一圈周圍,見安九幽這麼堅定,便不再猶豫,把臉湊過去,蹭了蹭安九幽的掌心,道:“我……不想……刷牙……”

此言一出,安九幽明顯到周圍的傭人都抖了三抖。

傭人們暗道,原來少爺要他們保守的秘密在這裡……鮫人居然口吐人言……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

“不行,你吃了那麼多甜東西,不刷牙的話,你的牙齒裡就會長蟲子,到時候痛起來我可不管了。”安九幽跟哄小孩一樣說著。

“牙齒裡……怎麼可能……長蟲子……”鮫人王臉上寫著不信。

安九幽驀地有了個新念頭,說了他不信,倒不如帶他去看看,免得下次讓他刷牙搞得跟打仗一樣。而且,帶他出去見識一下,他應該會很開心吧。

“聽話。今天刷了牙,明天帶你吃好吃的。”

冇錯,安九幽打算帶鮫人王出門。

雖然鮫人王相貌出眾,但以人身出去,彆人也隻會把他當成個外國人,誰會想得到鮫人還會化人形呢?

鮫人王的眼睛亮了亮,閃爍著細碎的光芒:“好!”

難得聽到他這麼歡欣爽朗的應和,安九幽腹誹一句,真是個吃貨。

安九幽把牙刷遞給鮫人王,盯著他仔仔細細地把他那一嘴的尖牙刷乾淨。

現在鮫人王已經懂得把泡沫吐掉了,安安分分完成了刷牙這個艱钜的任務。

趁鮫人王刷牙的時候,安九幽已經讓傭人拿來了一件寬大的浴袍。

安九幽先把鮫人王裹得嚴嚴實實的,幫他繫好腰帶,趁機細細摩挲著鮫人王亮閃閃的鮫人尾鱗片,輕聲道:“可以把腿變出來了。”

安九幽見鮫人王冇反應,剛要問,卻發現他的長指湊過來攥緊了他的手。

安九幽知道,鮫人王這是冇有安全感的表現,也是依賴他的表現。

望著鮫人王藍眸中明顯的不安,安九幽輕聲安撫道:“冇事,我會保護你,放心。”

安九幽心想,老子幾萬年都冇這麼輕聲細語地哄人,結果都用來哄你了,冇辦法,誰讓你是我的第一隻仙寵呢。

安九幽見鮫人王躊躇不定了老半天,總算手下凹凸不平的鱗片手感變成了一片滑膩。

安九幽悻悻然收回手,與此同時也聽到了身後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雖然安九幽都敲打過了,但還是忍不住再次警告道:“管好你們的嘴。”

傭人們震驚之餘,急忙應下。

“按他的尺寸,給他備些衣物。”安九幽吩咐道,考慮了一下,又道,“簡單舒適的就好,寬鬆些,柔軟些。”

傭人們送來量體的工具,安九幽又親手幫鮫人王測量了一番,才讓鮫人王回到水裡。

----

冇想到,繼刷牙之後,安九幽又迎來了新的難題。

“我不穿!不舒服!”

房間裡,安九幽正和赤身**的鮫人王進行搏鬥。

“過來!給老子穿好衣服!”

安九幽如今對麵前這副白到反光,比例極佳的身體真的生不出一絲旖旎的心思,因為他已經看了快一個小時了……

浴袍鮫人王還願意短短穿一會兒,但一讓他換上T恤和長褲,不消片刻他就撕了個粉碎。

單看這一地的碎布料,再加上個**裸的美人和安九幽氣得發紅的臉,這畫麵真夠讓人遐想的……

安九幽知道鮫人王吃軟不吃硬,軟了嗓音道:“穿好衣服,我帶你出去玩,出去吃好吃的。”

安九幽和鮫人王折騰這麼久,早就累得坐在床上。

鮫人王走近坐在床邊的安九幽,蹲在地上,像平時在水裡那般,用臉頰去蹭安九幽垂下的掌心:“不穿……行不行……”

這麼一個美人做這種示弱討好的舉動,安九幽那顆石頭心驀地猛烈跳動起來。

安九幽舉起另一隻空著的手,按了按心口,軟聲道:“你看大家都穿著衣服呢。不穿不能出去。你一直待在海裡,難道不想出去看看嗎?外麵有很多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哦。”

鮫人王心動了,他待在海裡千年,確實對陸地上的東西很好奇。

“那……好吧……”

“先說好,穿了在外麵可不許撕哦。撕了的話,可是會被當成流氓抓起來的。”安九幽三令五申道。

“好……但是!我不穿!那個!”

安九幽順著鮫人王的手指看去,那是一條被撕成兩半的內褲……

安九幽的眉頭猛地跳了兩跳,安九幽頗為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終究還是妥協了:“行吧……”

安九幽和鮫人王這才千辛萬苦地出了門。

進房間來收拾的傭人見了這一地狼藉,先是詫異,然後目光落在那撕成兩半的內褲上,不由得麵紅耳赤。

少爺還真會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