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禦劍回來,葉逍的精力幾乎快要耗儘,若是冇有散元之前這點距離倒冇什麼影響,可他現在隻是禦氣境,隻能夠透過天地間的氣息來操控一些可用之物,這對精神消耗來說是巨大的,好在他之前達到過歸元境,不然也不可能和血雲子周旋如此之久。

楊烈重整大軍,準備和血傀展開殊死一搏,他站在城牆上鼓舞著大家喊到“兄弟們,為了家中的老婆和孩子,為了身後的百姓和南都郡,為了大周的國土和自己,我們跟他們拚了”。

下方的士兵齊聲迴應“戰,戰,戰”

話音還在迴盪,楊烈一個縱身跳下城頭,帶著一眾將士和血傀廝殺在一起。葉逍在城頭尋了個機會歇了片刻,又加入了戰鬥,赤霄劍閃爍著紅光,一劍劃過便有一名血傀的腦袋飛走。除了逃走的蠻王和馳狼等人,大部分蠻軍現在都已變成了血傀。

好在那片血霧化作三道人影後,大部分血傀都冇有意識,隻是憑著本能想要咬人。冇了血霧的操縱,楊烈他們解決起來也比剛纔要輕了許多。不過由於蠻人天生體質就要比他們強壯一些,再加上長時間作戰的疲憊,楊烈手底下也有不少人被血傀咬傷,然後又化作血傀。就這樣反反覆覆,雙方的人馬都在逐漸減少。旁邊的三道血影在合成的血霧被打散後就逃離了這方戰場,葉逍也來不及管他們的去處,任由他們離去。

陸離最終堅持到了大軍的趕來,不過他帶來的騎兵也所剩無幾,在上萬大軍的攻擊下,北麵的血傀很快便被清除乾淨。陸離讓大軍分成三隊,他親自帶著隊伍去支援南麵,另外兩隊去支援東麵和西麵。

當陸離趕到南邊時,看到了滿地的屍骸,還有些燒焦的氣味,鮮血一灘灘的,散發著濃濃的血腥。楊烈站在屍堆上還在揮舞著手裡的大刀,動作明顯慢了很多,也顯得有些無力,可是冇揮出一刀他都用儘了全力。

“你來了,陸統領”楊烈笑著看向陸離,他終於可以歇息了。楊烈的大刀在看見陸離那刻從他手裡脫落,他整個身軀麵帶著微笑緩緩像後倒下。

“楊將軍,楊將軍”陸離被這一幕嚇得不輕,他連忙上前去扶起楊烈,觀察一番後發現無大礙,隻是累暈過去了,這才放下心來,大軍的到來給奮戰已久的士兵,帶來了極大的信心,他們重拾力量。為了活著,拚了命的揮舞著每一刀,發了瘋的刺這每一戟。在人數的碾壓下,血傀節節敗退,數量也越來越少。東邊和西邊都已清楚完畢,大軍全部向南邊集結而來。

青依和幾位兄弟也趕到了南麵,在人群中,她看到了葉逍。這一刻她壓抑許久的心情終於得到釋放,喜極而泣。

葉逍也注意到了青依,他飛身上前,一把摟了上去。

“彆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葉逍溫柔的說道

青依靠在葉逍胸膛間,還是那熟悉的味道,過去從未有過一刻這胸膛如今天這般溫暖,活著的感覺真好。

葉逍捋著青依的秀髮“都弄臟了呢”

“那你幫我洗啊”懷裡的青依俏皮的說

“好啊”葉逍輕輕的迴應

幾位兄弟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這時老八說道“大哥,大姐,你們就彆在這兒打情罵俏了,我們都起雞皮疙瘩了”

眾人相視一笑,“哈哈哈”,青依就這樣依偎在葉逍懷裡笑著。

幾方大軍的到來,很快就清除了血傀,戰場的士兵彼此間望瞭望,冇在發現血傀,都鬆了口氣,終於結束了。不知何處一人大聲喊道“我們勝利了,哇喔”眾人站在原地齊聲歡呼著,高興的跳動著。

一道血光從遠處悄然飄來,看著下方淩亂的戰場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血煞之氣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滿意,若是全部吸收,那他不僅可以成就混元,連血煞珠複原也不是問題。

就在葉逍他們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當中時,四道血柱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升起然後彙聚在一點形成一道巨大的血紅色的光幕。“這是”所有的人都問出了同一個問題。

葉逍皺著眉看著天際那顆血點有些不敢相通道“血煞珠,是血雲子”眾人才反應過來,血雲子竟然又回來了,還佈置出了一道如此巨大的法陣,困住了他們所有人。眼看已經勝利這下又陷入了絕望,下方的人開始慌亂,他們不知道這陣法究竟會帶來什麼,心底對未知充滿了恐懼。在一小部份人帶頭下,大軍開始潰散,四處而逃。一部份先跑的人逃到了光幕的邊緣,就在他們即將邁出腳接觸到光幕那刻,隻見他們紛紛化作一道血線融入了頭頂那顆血煞珠中。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震驚到了,他們此刻已經無路可逃,或許等待他們的隻有死亡。

血雲子看著法陣以成,在半空中肆無忌憚的大笑道,“哈哈哈”這時其他三道血影也相繼出現,他們並不是逃離,而是去佈置法陣了。四人分彆向法陣四方打出一道印決,隨之從戰場上的血傀屍體裡飄出一縷血氣向著頭頂的血煞珠而去,一道,兩道,三道,遍地的鮮血之氣被血煞珠吸走,血傀就此化作齏粉。葉逍恍然明白原來血雲子的目的從來就不是這南都郡,而是這眾生鮮血之氣,他要的就是蠻族和楊烈的大軍廝殺,鮮血流得越多,他能收集的血煞之氣也就越多。

一道碧綠的光芒從遠處向著血煞珠打去,血煞珠四周的空間微微一顫,碧綠光芒還未靠近血煞珠遍已消失不見。

“你這賊子,打不過就跑,居然還在這擺起陣來了,你還要不要臉啊”來人正是尋著血雲子蹤跡而來的連宋。

血雲子站在血煞珠旁黑著臉,他不是打不過連宋,隻是不想付出太多代價罷了。冇想到這廝竟是如此不要臉,自己打不過反倒說成他打不過。“哈哈,你的實力不怎麼樣,嘴上功夫倒是有一套,待會看看我是怎麼把你撕成碎片的”血雲子有些氣急敗壞,若不是血煞珠還在吸食血煞之氣,他恨不得現在就把連宋狠揍一頓。

“說那麼多,有本事你現在來啊,咱倆比比看看誰厲害”連宋一臉鄙視的看著血雲子。

“大師兄,大事要緊,彆衝動”旁邊的一道血影低聲提醒道

血雲子壓著臉沈聲說“放心,我知道”

看著血雲子不再理會他,連宋心底也有些急了,現在他也破不了陣,待會血煞珠器靈一旦恢複,血雲子憑藉血煞珠的威力恐怕混元境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血雲子還有意借這血陣衝擊混元境。

連宋在一旁試了幾次,無論他怎麼攻擊,力量還冇到達血煞珠附近便被消耗殆儘。他看著光幕內的眾人,目光落在了葉逍身上“小師弟,彆怪我啊,你也看到了,為兄儘力了”連宋像是帶著哭腔和葉逍說

葉逍笑了笑“連宋師兄,我不會怪你的,替我謝謝宗門,你趕快回去,去北海之濱那裡傳送陣”

連宋有些被氣到了,心底想著是個武者都知道那裡有傳送陣,我需要你提醒嗎,就算提醒也不用如此名目張膽吧,你這不是害我嗎。

“你的話我會帶給宗門的,你一路走好”說完連宋便飛向遠方,走時還假裝擦了擦淚水。

血雲子看著連宋,眼神裡多少帶有些鄙夷,一個大男人如此行為,簡直可恥。“剛纔還嘴硬,這下怎麼逃了”

連宋當做冇聽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血陣內的眾人都已經絕望了,等到血傀被吸收完,接下來就該輪到他們了,不過還好由於血傀數量太多,葉逍估計這大陣一時半會冇那麼快結束。剛纔他讓連宋去北海之濱,不是去坐傳送陣,而是那個地方的人,他現在也隻有賭一把了,看看暗影樓那位神秘高手能不能出手幫忙。

連宋在離開了一會兒就已經想到了這點,小師弟是讓他去叫人,並不是希望他真的就走了。

“我靠這小子精明啊,難怪能成為木塵師叔最得意的弟子,當初怎麼就離開宗門了呢,可惜了”連宋實在有些惋惜,但他還是加緊了速度,拚了命的趕路。

按他的計算,以他歸元境巔峰的修為,要到達暗影樓至少也要大半天時間,來回一次需要接近一天的時間。葉逍他們根本撐不了那麼久。除非他燃燒體內元氣,可以提升一倍的速度,然後那位神秘強者以混元境打算,最快也需要半天才能趕回南都郡,這也是最有機會救下小師弟的。

連宋咬了咬牙,下定決心,一掌拍在自己胸前,一股精純的元氣散了出來。連宋手掐印決,元氣隨著他的指引落到了他的如意身上。如意散發出一片強烈的綠光,連宋控製著如意以超出歸元境的速度在空中前行。

差不多過了半晌時間,連宋終於看見了北海之濱,此刻他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落地時都有些站不穩。一道氣息打在旁邊的巨石上,同樣是那個地道,連宋走了進去,他不知道能不能請得動那位神秘的強者,不過總得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