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岐對侯飛白的進攻不閃不避。

利爪天賦,本能啟動。

兩條前肢的十隻利爪,瞬間堅逾金鋼,一把搭在冥鐵烏金棍上,劇烈摩擦發出耀目火花。

“嗷嗚~”

丹岐昂首厲嘯,將侯飛白徑直拉向懷中。

狼族四肢修長有力,侯飛白在力量方麵比丹岐頗有不如,一下子就被拉到了丹岐身前。

丹岐閃著寒星的雙眼與侯飛白四目相對,眼中儘是譏誚。

獰笑中,丹岐頭部顯出狼妖原形,嘴角尖利的獠牙咬向侯飛白的脖子。

這是丹岐的慣用伎倆,一般妖物根本反應不過來就被狼吻臨喉。

如果侯飛白不捨了冥鐵烏金棍,就避不開丹岐的獠牙。

危急時刻,侯飛白不退反進,倏地向前一晃,隨即縱身躍起,一腳蹬向丹岐雙目之間的眉心位置。

狼頭齶尖形,顏麵部極長,乃是其脆弱部位,即便丹岐是八品啟靈境大妖,也需要小心應對,同時為了顧忌顏麵,他也不會讓侯飛白這一腳踹實。

丹岐撒手,隨即單掌豎起,以一個詭異角度向前拍出,掌心勁氣幻化出一個狼頭,猛地撲向侯飛白。

噬魂!

丹岐嶛山狼族天賦武技玄天刃掌法。

這一式噬魂乃是晉入八品時自體內金蓮之脈領悟的一式掌法,威力強大。

崩山勁!

侯飛白第一次見到這種攻擊,毫不猶豫使出當前掌握的最高級天賦武技。

冥鐵烏金棍與丹岐勁氣所化狼頭撞在一起,將狼頭震散。

丹岐卻不慌不忙,嘴角微微一撇,掌心虛握。

斷章!

同樣是嶛山狼族天賦武技玄天刃掌法,九品所悟。

那被侯飛白擊散的勁氣,此刻彷彿有靈一般,在侯飛白身後再次聚攏,形成無數狼爪模樣,朝他後背抓去。

移山縮地!

侯飛白腳下發力,自然而然地施展出侯啟覺醒的天賦能力,身形在空中硬生生畫出一道詭異的弧線,避開了丹岐的斷章攻擊。

那些勁氣所化狼爪失去了目標,自然消散。

經過這幾下兔起鶻落的打鬥,侯飛白察覺到丹岐跟他之前遇到的其他嶛山狼妖不同,掌握的嶛山狼族天賦武技更加強大。

而就在此時,他給自己施加的疾字元終於消耗儘了。

“疾字元!”

侯飛白再次瞬間為自己補上一個疾字元,這是他目前掌握得最順手的妖符,也是他認為當前最適合自己的buff。

一猴一狼,在大珠山禁忌之地相持激鬥。

丹穆見丹岐與侯飛鬥得旗鼓相當,再次朝朱姒看去,內心貪念頓起,那可是一名純色狐妖,賣到月港城的權貴大族,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他與朱姒之間相隔十餘丈,腳下連跨幾步,就到了朱姒身前。

“哼哼,小狐妖,跟了這個太平山餘孽,你在劫難逃!”

丹穆獰笑著,一把朝朱姒抓去。

朱姒似乎嚇傻了,一動不動站在原地任由丹穆將她抓在掌心。

“嗬嗬,知道害怕就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賣個好價錢。”

丹穆將朱姒舉到身前,臉上帶著殘忍的笑意。

“是嗎?”

朱姒不慌不忙,張嘴就唱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

“你現在還有心思唱歌?等你……”

丹穆還冇說完,身後的十多塊石頭似乎突然有了靈機,自動組成一個身高一丈有餘的石頭巨人。

石頭巨人口中發出嗬嗬吼叫,一拳砸向丹穆,確切地說是砸向丹穆手中抓著的朱姒。

丹穆頭也不回,抬腳後踢,與石頭巨人的拳頭撞在一起。

一股巨力將丹穆撞飛,腳心傳來一陣劇痛。

什麼!

丹穆大驚,這石頭所化的妖物,居然爆發出七品通靈境的一擊!

而丹穆甚至還來不及換個表情,石頭巨人隻一步,就跨到他身前。

在丹穆周邊,一棵大樹幻化成妖物,無數樹根自地底鑽出,死死縛住丹穆的雙腳,更多的樹根則是沿著他的雙腿向上,將他綁得嚴嚴實實。

該死!要完!

丹穆猛然發力,想要掙了樹妖的束縛,卻無能為力。

“快將狐妖扔出去!”

丹岐與侯飛白激鬥中,看到丹穆的窘境,大喝道。

侯飛白趁丹岐分神之際,一個移山縮地到了他的身後,掌中冥鐵烏金棍捲起一陣狂風,砸向丹岐後腰。

侯飛白在大荒妖界逆殺的第一個八品狼妖丹瑜,就是被他一棍打斷後腰,然後被猛擊致死,此刻侯飛白想舊事重演。

丹岐來不及閃避,猛地蹲身,以後背硬抗了侯飛白一棍。

“該死的猴妖,你激怒我了!”

丹岐怒嚎道,玄天刃掌法被他用得出神入化,一雙利爪越發迅疾,在侯飛白身上留下數道血槽。

丹穆聽到丹岐的提醒,頓時醒悟過來。

這該死的狐妖,居然利用大珠山禁忌之地的規則之力來保護自己!

就讓你帶著一堆妖物去禍害那個太平山餘孽吧!

丹穆猛地將朱姒一把扔向侯飛白。

果然,那些原本快要將丹穆整個纏住的樹根如潮水般退去,樹妖和石頭巨人朝著朱姒追了過去。

侯飛白自從進了大珠山禁忌之地,就不曾停止過戰鬥。

先是和鸞鳥妖、金剛猿妖等相鬥,隨後又跟丹穆、丹岐過招。

即便有疾字元的加持,他此刻也覺得兩臂顫顫,鼻腔重重地喘著粗氣,掌中的冥鐵烏金棍都似乎變得重於千斤,難以把持。

跟在朱姒身後襲來的石頭巨人抬手,將一個石塊指節朝朱姒扔過去,石塊去勢如風,眼看就要砸中朱姒的後心。

“小心呀!”

侯飛白大叫道。

朱姒似乎對身後的危險毫不知情,還朝侯飛白笑了一下。

下一刻,朱姒似乎幻化成了一道火光,如閃電、似流星般飛掠過丹岐,彷彿一道赤練在他身後墜地。

那追擊而來石塊倏地變成了砸向丹岐的麵門。

天狐彆行法!

這是朱姒覺醒境時覺醒的天賦能力,一種火行身法。

丹岐抬手,十根利爪交叉與身前,將石塊擊飛。

石頭巨人已然踏步而至,徑直衝向朱姒,對站在她身前的丹岐視而不見,眼看就要撞上。

該死的!

丹岐暴怒。

狼突步!

丹岐施展開嶛山狼族的身法,避開石頭巨人,卻又被隨後趕來的樹妖迎頭撞上。

原本與丹岐激鬥的侯飛白反而突然失了對手。

朱姒也不說話,施展開天狐彆行法繞著丹岐和丹穆打轉,讓兩妖不得不拚命阻擋石頭巨人和樹妖的攻擊。

讓敵人去打敵人,還能這樣打?

侯飛白在一旁目瞪口呆。

“穆叔,先走!”

丹岐怒不可遏,卻又無可奈何,那狐妖的身法實在太快,身形化作一連串的火花,在空中忽明忽暗的閃爍著,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讓兩妖無法捉摸。

收到丹岐的訊息,丹穆率先一個狼突步竄了出去。

丹岐隨後也是一個狼突步脫出戰圈。

冇有石頭巨人和樹妖的圍攻,丹岐和丹穆總算能喘一口氣了。

“月子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

朱姒見兩名狼妖逃跑,又不緊不慢地啟唇吟唱道。

歌聲響起,又是今日其他進入大珠山禁忌之地的妖物冇有唱過的歌謠,石頭巨人頓時彷彿失去了彼此牽扯的線,化為一堆石頭散落於地,樹妖原地紮根,恢覆成一棵大樹。

丹岐和丹穆對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

原本打算利用侯飛白不懂禁忌之地的規則,在禁忌之地將其襲殺,結果對方身邊居然有這麼一位奇葩,借用禁忌之地的規則之力,反而將禁忌之地玩弄於股掌之間。

“走!稍後再說。”

丹岐冷哼道,率先朝禁忌之地深處走去。

“岐侄,出去的路在這邊。”

丹穆連忙揚手喊道。

“如寶山豈可空手而回,你要害怕,就到外麵等我!”

丹岐頭也不回地向前猛行,丹穆思量一番,猛地一跺腳,跟了上去。

侯飛白還要再追上去,朱姒拉住侯飛白的褲腿,猛烈搖頭。

“為何?”

從剛纔朱姒的表現,侯飛白已經想到了擊殺那兩名狼妖的辦法。

隻要不停地唱自己在大珠山禁忌之地唱過的歌,就能引來禁忌之地的妖物圍殺,到時候隻需將狼妖裹挾其中,侯飛白相信自己必然能將之擊殺,哪怕稍微冒點險也是值得。

“你的想法行不通。”

朱姒彷彿看穿了侯飛白的想法,擋在侯飛白身前,不讓他追上去。

“你知道我怎麼想的?”

侯飛白覺得有些好笑,“你能利用……”

“不要說出來。”

朱姒打斷了侯飛白的話。

侯飛白詫異地看著朱姒,不明所以。

“不要說出來,不要談論,一切等出去再說。”

朱姒說完,當先朝禁忌之地外部走去。

侯飛白心有所悟,跟在朱姒身後出了大珠山禁忌之地。

“為何你會說我的想法行不通?”

出了禁忌之地,侯飛白迫不及待地問道。

“利用禁忌之地的規則之力,主動吸引妖物襲殺,然後趁機斬殺那兩名狼妖?”

朱姒反問道。

侯飛白點頭,“你能行,我為何不行?”

“不知你有冇察覺到,每次我利用規則之力,吸引來的妖物品級越來越高,石頭巨人和樹妖已經超越了八品,再往後可能就會是七品,六品,甚至五品!你還覺得有機會嗎?”

朱姒看著侯飛白認真地道。

“你如何知道得這般清楚?”

侯飛白不死心,繼續問道。

“撈刀河畔打刀一族對禁忌之地的瞭解,在大荒妖界都是數一數二的,因為每個禁忌之地都有珍稀煉器之物,那些求上門來的大族,很願意用禁忌之地的規則來作為交換。”

朱姒驕傲地道。

“原來如此。”侯飛白冇料到所謂的撈刀河畔打刀一族居然有如此不為外界所知的一麵,“滅族破家之仇,我還是想進去殺了那名狼妖。”

“可以,得憑你自己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