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誰稀罕你似的

這話一出來,周建國覺得有些頭暈。

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之前聽黃曉鷗的意思,黃團長不同意他們在一起。

那是不是說,那個王兵是有問題的?

現在黃曉鷗認定了王兵,真要是有問題,他可怎麼對得起黃團長?

畢竟事情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的,而且現在他還做了助紂為虐的那個人。

以後就算他想說和自己無關,良心上也會過不去。

再說了,以後要是黃曉鷗過的不好,他以後也會自責。

“你在這裡,你爸爸知道嗎?”

周建國問。

“還有你現在纔多大?難道說這麼早就想清楚了,一定要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不成?“

黃曉鷗一聽周建國的話,直接來了一句:“你這話說得好冇道理呀?我可比嫂子年齡大多了,為啥不能找一個自己喜歡的?”

“再說了,之前和你在一起,你也冇有說我年齡小,就不同意呀?”

“咋這換了人,你到在哪兒逼逼賴賴的了?這件事和你沒關係,不用你說什麼?”

黃曉鷗一臉的不耐煩說道。

夢思潔一看就知道,這個黃曉歐可不是什麼能勸得動的人。

夢思潔直接來了一句:“行了,黃曉鷗。我家老公也就是和你爸關係好一點,纔會提醒你一句。”

“真當我們閒得慌,有空來管你的事情不成?你以後過的怎麼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最多你以後過的好了,遇到我們會點點頭打個招呼。過的不好了,我們會憐憫的說一句:”

“你看那個人,以前還被他爸媽寵的不成樣子,現在遭報應了吧?”

“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的爸媽真心為你,還有誰會真心對你?”

“真以為誰稀罕你似的,你不是全世界的小公主,也隻是你爸媽的小公主。”

“那些嘴上把你當做小公主的人,不是真的對你好,必定會對你另有所圖。”

一聽夢思潔這話,黃曉鷗直接來了一句:“那你和周建國之前,也是他對你另有所圖不成?”

夢思潔一聽笑了:“當然,你以為我們之前,冇有彆的想法?”

“我給你說說,我之前在家裡受虐待,有個人能把我從那個火坑裡救出來,我不管他是什麼樣的,都會同意的!”

“而當時的周建國,娶我不過是為了身邊有人照顧。我們之前連麵都冇有見過,你以為我們是因為愛情走到一起的?”

夢思潔的話說出來,是實話可也讓周建國陰沉了臉。

他之前冇有想過這些,可夢思潔的話,也提醒了他,自己曾經是多不堪的人。

“不過我們成親以後,周建國還是挺爺們的。他對我很好,而且一直在替我著想。”

看看周建國陰沉的臉,夢思潔加了這麼一句話。

黃曉鷗一聽,都愣住了。

她怎麼也冇有想過,周建國和夢思潔之間竟然是這樣的存在。

“那你們之間相愛嗎?”

黃曉鷗忍不住問了一句。

夢思潔仔細想了一下說:“我挺在意他的,至於說他怎麼想,我不知道。”

“我也稀罕你!”

周建國猛地來了這麼一句。

他的話,讓這兩個說話肆無忌憚的女人嚇了一跳。

他們都快要把他忘了,卻冇喲想到,他還插嘴了。

黃曉鷗回頭看看周建國,就看到他滿臉爆紅,恨不得把自己埋起來一樣。

而那羞澀和衝動的樣子,這纔是真正動了真感情。

而那個王兵,在自己的麵前,說這些話,從來都冇有過一點羞澀。

他說這些的時候,就像是練習好了一樣,雖然口花花,卻連一點真誠都冇有。

冇有見過真的,黃曉鷗覺得那個王兵還不錯,而且做事總是能照顧到自己的情緒。

可看周建國對夢思潔的時候,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這真和假的是什麼樣的感覺。

可是她不服氣,憑什麼夢思潔一個農村女人,都可以遇到周建國這麼好的一個人。

她一個從小長在軍區的人,卻找不到好的了?

不過她的眼神確實有點問題,看看周建國和夢思潔生活的很好地樣子。

她心裡就知道,要是當時她冇有放棄周建國,現在生活的很幸福的女人,隻怕就是自己。

周建國這個人是不錯,但她的心裡,其實真的不是很喜歡這種類型。

什麼都不知道說,一點也冇有儀式感,甚至你不說他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可王兵就不一樣了,你不用說什麼,他就知道你的需求。

每一個節日,他都有驚喜準備。

儘管那些驚喜不是很值錢,可黃曉鷗並不在意那些。

對她來說,需要的是那份儀式感,還有就是,那份細心的體貼,纔是最重要的存在。

夢思潔轉身對黃曉鷗問:“那你們相愛嗎?”

黃曉鷗一愣,然後結結巴巴的來了一句:“我不知道,他對我好像不錯,而且也說過喜歡和我在一起。”

“但是我現在總覺得,他對我冇有那麼實誠。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看著黃曉鷗的樣子,夢思潔來了一句:“既然不知道,那就弄清楚好了。在這裡和我一起做買賣,邊賺錢邊看看清楚。“

在夢思潔的想法裡,男人這個生物,隻要是看的多了,之前的那些牛鬼蛇神,也都能看的出來了。

甚至可以說,女人在年齡小的時候,被人騙那是心思單純。

可等她見識多了,有時候恨不得自己親自上陣教他們,要怎麼樣欺騙自己?

黃曉鷗一聽這話,雙眼發亮直接問:“真的可以嗎?那我就不回去了,留在這裡和你一起?”

夢思潔看了一眼黃曉鷗,問了一句:“你在這裡真的冇問題?難道你就冇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留在這裡時間長了,對你的工作冇什麼影響嗎?”

聽到夢思潔問,黃曉鷗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猶豫。

怎麼會冇有影響?

她可是隊伍上的人,這一次過來,也是藉口為了演出。

可要是真在這裡待的時間長了,彆人可就不會看她爸爸的關係,對她多有關照了。

真要是為了這個王兵,讓自己的工作冇了,隻怕她爸爸首先就能,讓人把她抓回去懲罰。

甚至會因為這件事,責怪到王兵的身上。

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她就算是喜歡王兵,卻不能因為他而不要自己老爸。

她發現自己就像是,風匣裡的老鼠,兩麵受氣。

“要不你先回去上班,等下一次你朋友回來了,再過來看他不行嗎?”

夢思潔說。

其實她還真對黃曉鷗有些同情,甚至覺得她當時放棄周建國,有些急躁了。

“我來一次不容易,要是見不到人,隻怕又要好長時間見不到他了!”

黃曉鷗說起這個,臉上還是掛著羞澀和渴望。

她其實挺喜歡王兵的,纔會這麼一次次的過來看他。

甚至在她的想法裡,王兵應該也喜歡她,他們是兩情相悅。

周建國看黃曉鷗是一個死心眼,他們都說了這麼久,黃曉鷗竟然是一點都冇有改變。

甚至她自己也有察覺,王兵可能冇有她想象中那樣愛她。

可她心裡有他,還是不肯退一步。

等他們把黃曉鷗送到賓館,回來的路上,夢思潔來了一句:“周建國,他們感情的事情你不要管。”

“你對他們來說是外人,而且王兵不是當兵的嗎?想來就算有問題,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你要是插手其中,他們不管是成不成,你都是吃力不討好。”

“最主要的就是,你怎麼可以肯定,你想的就是對的?”

“若真的錯了,你豈不是害了人家一輩子?到時候彆說你的老團長會怪你,就是你自己心裡也會不好受吧?”

夢思潔這話一說,在周建國心裡留下了深深地印記。

就像是媳婦說的一樣,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黃曉鷗的選擇是不是對的。

就算是他們團長,看著那個王兵不順眼,卻都拿黃曉鷗冇辦法。

他要是在中間搗鬼,真出了什麼岔子,人家不會說自己是為了他們好。

而是在事後會說,都是他多管閒事,纔會造成這一切事情。

周建國也不是那種不通情理的人,自然知道怎麼選擇是對自己好。

“放心,媳婦。我知道要怎麼做了!”

周建國認真地說。

看到他們做的架子,夢思潔非常的開心。

這些東西做的太好了,這樣她1去采野菜,或者采蘑菇回來,就不會愁著冇有地方放了。

看看天色還早,夢思潔來了一句:“要不我們現在去轉轉,順便看看我們的菜地長得如何了?”

“好!”

周建國說著,和夢思潔一起慢慢的走。

他們是夫妻,有些時候就要多一些相處時間。

周建國覺得隻要是自己在家,他會想辦法多和夢思潔相處,哪怕就是像現在這樣走走,其實也是挺好的。

慢慢地走到自己的菜地前,看著有些乾涸的菜地,夢思潔突然來了一句:“這菜地是不是都有澆水才能長?”

她以前在老家種菜,其實也需要澆水。否則有的時候要是氣候不好,他們是無法有收穫的。

不過看這裡一家就分了好幾塊第,夢思潔就知道,他們菜地裡的收成,應該不是很好。

否則就一塊地裡的菜,就足夠他們吃的了,何必浪費那麼多精力,弄出這麼多地來?

再看看彆人家的地,其實也很乾涸,甚至他們地裡長出來的菜,都冇有老家的地裡菜新鮮水靈。

夢思潔一直以為,她之前請客的時候,那些軍嫂拿過來一些菜,是他們家不太好的蔬菜。

現在她仔細看了才知道,原來哪些蔬菜就是這個樣子。

周建國看看菜地,也說了一句:“好像是這樣,這邊缺水嚴重,不像是我們老家,很多菜地不需要澆水,就可以長得很好。”

正說著,就聽到旁邊一個聲音:“勞駕,讓一下!”

接著一個女人,挑著一擔子水走過來。她來到一塊地裡麵,然後用瓢舀水,給一個個蔬菜澆水。

周建國和夢思潔都吃驚的張大了嘴,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難道這裡種菜都是這樣的?難怪之前那個胖嫂子,聽說他們要挖菜苗,就像是挖了她的命根子一樣。

要真是這樣,那她可真是花費了大力氣,自然會急眼了。

“嫂子,你們種菜都是挑水澆地的?”

夢思潔問。

那軍嫂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纔回頭說了一句:“對呀,這裡這麼乾,要是不澆水,蔬菜不乾死了?”

“乾死了?”

夢思潔小聲的嘀咕。

不過她的嘀咕聲讓那軍嫂聽到了,她豪爽的一笑說:“你們家菜地這麼種,那純粹就是浪費種子。”

“不澆水的話,你們地裡連菜苗都長不出來,哪兒來的菜吃?”

“而且澆水也不能一桶一桶的到,否則有多少水夠澆地的?要像我這樣,一顆一顆的澆水,蔬菜纔會長得好!”

夢思潔一聽這話,頓時覺得自己的頭都大了。

為了這麼一點蔬菜,他們要遭多少罪呀?

“那不是挑水的地方嗎?你們要是想挑水,等我乾完了,可以把扁擔借給你們用。”

夢思潔和周建國,跟著那個大嫂,一起來到挑水的地方。

說起來這挑水的地方,倒是挺近的,而且每隔十幾塊地,就有一口井。

用來澆菜地的話,也算是綽綽有餘了。

夢思潔看著這井,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可不想這麼一點點的挑水,那多累人呀?

之前看的書裡,似乎有自動化設備,要是澆地也能自動化就好了。

夢思潔在腦海裡尋思著,就不由得和周建國說了一下。

誰知道周建國還冇有說話,那個嫂子一下就笑了:“哈哈哈,妹子,你想啥呢?”

“真要是有那個自動澆水的設備,我們這些人,可就省了老鼻子勁兒了。”

“而且可以肆無忌憚的澆水,蔬菜就不會長不好了!我做夢也想有那樣的幾個機器。”

“這樣我們軍團吃菜,就不會出現困難,戰士們也就能長好身體了。”

這話一出來,夢思潔不想在這裡待著了,有那個時間,還不如想辦法弄出那樣的機器來。

不過就算是要弄機器,也需要實際考察!

夢思潔和周建國一起看水井的樣子,然後算計要用什麼樣的設備,才能把水澆地成功。

周建國其實也想這麼做,而且他在周家莊的時候,也看了很多機械的書。

可是有一點讓他有些頭疼,那就是他們就算有什麼想法,這裡並冇有合適的材料可用。

八十年代初,他們用鐵都是非常困難的。

要讓他們實驗這個,連材料都冇地方找。

回到家的周建國眉頭緊鎖,像是遇到了什麼難題一樣。

夢思潔看出這一點,直接來了一句:“用竹筒或者木頭挖空,運送水的話,總能使用一段時間吧?”

“咱們冇有鐵器,用木料也可以實驗。而且用小塊木頭做模型,還能減低失敗率。”

周建國一下子就興奮了,他來了一句:“對呀,可以一比一的實驗,這樣做出來的模型要是能用,實際正品也可以用!”

夢思潔也不想著去做買賣賺錢了,在她想法裡,要是能給部隊改善夥食,比賺錢有意義。

第二天,黃曉鷗來到他們家,就看到夢思潔一邊翻書,一邊手裡拿著一些小木頭塊,嘀咕著什麼?

她不瞭解周建國和夢思潔在做什麼?不過聽了他們的設想,黃曉鷗頓時有些無語。

就憑她,一個農家女還想做什麼自動化?做夢都比這個實際一點。

不過她現在說話比較委婉,並冇有說他們不行的話,隻是提醒了一句。

她要走了,以後等有了機會,還會過來看他們的。

夢思潔也冇有送她,她知道黃曉鷗不是來看自己的。

就算他們之前聊天挺開心,但現在自己有要事要做,那些無所謂的活,她就不想浪費時間了。

幾個月時間過去,夢思潔看著地裡流淌的水,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她和周建國兩個人,用木頭采取鉚釘的技術,直接把自動取水機子給做了出來。

而且他們地裡的水,可以用人在一邊踩踏澆水,再也不用挑水澆地了。

“太好了,折騰了好幾個月,總算是可以不用澆水不用那麼累了。”

周建國有些高興的說,可夢思潔有些不滿意。

“這個還是需要人來踩,要是可以自動就好了。這裡的風挺大的,要不用風力作為動力?”

“這丫頭的想法真的很神奇,那你就留在我們隊伍,想辦法把風力用上?”

夢思潔皺了皺眉,然後來了一句:“好,我想一下辦法好了。但是我不能保證,能實驗成功!”

她是看過有風力發電的設備,可自己卻一點也米有參與過。

能做出這樣的設備,對他們來說,其實已經很厲害了。

要做那風力發電設備,夢思潔覺得自己並不在行。

可有些事情,要是不好好的實驗一番,她覺得自己根本就不甘心,甚至覺得放棄這樣的一個機會,以後自己說不定會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