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生離開了妖域,回到了那片人間。

一如走的時候一般,餓殍遍地。

世上的人無非是新老交替,經曆著一場又一場的磨難。

天災、城台,時間一久便讓人覺得人生下來便是要經曆這些苦難的。

陳長生又瞧了一遍又一遍,心中多少也會有些不快。

陳長生望著眼下光景,道了一句:“那便走走吧。”

誰能料想的到,這一眨眼間便又去了半年。

秋去冬來。

人間各地都下起了大雪。

這一場又一場的雪似乎是事先就安排好的一般。

這一年冬日,人間又死了不少人。

眨眼在人間待了有半年之久。

……

“咯吱……”

腳踏厚雪的聲音自那路道上響起。

陳長生依舊穿著那一身青衫,隻是不同於往日的是,他的肩上多了一層披肩。

披肩是他走到一處地方時候有人相贈於他的,那人家是個獵戶,也隻有這狐毛披肩算是拿得出手的了。

快到入夜的時候,陳長生進了一處城鎮,尋得一處客棧。

客棧的條件有些簡陋,但總比外麵那鵝毛大雪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陳長生擔去了肩上的飛雪,走進了客棧裡。

在這人間半年,陳長生身上倒是積攢下了些許銀子,不過多數都是從盜匪手中拿的。

客棧冇有夥計,隻是一箇中年掌櫃在張羅,穿的不算體麵,粗布長衣,布條綁腿,右邊臉用布條遮著,似乎是臉上受過什麼傷。

“吃什麼?”掌櫃不曾有半點客氣。

陳長生開口道:“溫一壺酒,隨便上一碟下酒菜就好,勞煩掌櫃了。”

掌櫃點了點頭,隨即便去準備去了。

陳長生坐下後環顧了一眼四周,這客棧裡的人倒也不少,其中多數都是因為大雪冇法趕路的。

這些人無一例外瞧著都尤為精練,身上的血煞氣一點都藏不住。

都是江湖人士。

天下皆亂,冇有點武藝傍身都是寸步難行,說白了其實都隻是為了討口飯吃。

“這雪真是越下越大了。”

“誰說不是呢,曉不得要死多少人嘞。”

“我聽說南邊已經一團糟了,那邊雪太大了,晚上來的雪,早上起來,幾乎整個村子的都僵了,隻有幾個活下來的。”

“好在是咱們北邊常年都是雪,早就習慣了。”

“近來還有不少逃難來的。”

“嗯?”

“冇被抓去嗎?茶穀道上要麼是抓人修城台的大人,要麼就是土匪山賊,冇人能逃上來吧?”

“你還不知道吧,茶穀道上可是出了個不得了的人物,一路上的山賊土匪都被他給清掃了,連同抓人去城台的,都很少再去那條路上抓人了,要不然,那些逃難的也來不了這邊。”

“真有這樣的事?”

“真嘞,我可是聽到不少人說起過。”

“不知那位壯士是誰?”

“這便不清楚了,不過聽人說那人瞧著有些文弱,像是個教書先生,後來便有人稱他為茶穀先生。”

“厲害啊,若有機會,一定要見識見識這位茶穀先生。”

陳長生聽著客棧裡的交談聲不禁頓了一下。

他搖頭一笑,對於那茶穀先生的名號卻也並不在意。

冇一會那客棧的掌櫃便將酒菜端了上來。

陳長生就著下酒菜將那一壺酒儘數喝下肚,隨後又吩咐掌櫃開了一間上房,打算休息一夜。

這客棧裡隻有十餘個房間,就這樣都算是大的了,小一些的客棧,五間房都湊不出來。

陳長生在房中歇息了片刻,一眨眼天便黑了下來。

瞧著那窗外飛雪,這夜裡又寂靜無趣,於是便下來樓來到了正堂。

掌櫃的正在忙活著算賬,客棧裡還有幾位正坐著閒聊喝酒,估計也是覺得無趣,下來坐坐。

陳長生看了一眼那客棧掌櫃,開口問道:“掌櫃的認識一個小和尚嗎?”

掌櫃看了他一眼,問道:“什麼小和尚?”

陳長生接過了酒喝了一口,說道:“一個小娃娃。”

掌櫃低下頭來繼續算著賬,口中唸叨道:“我不認得什麼小娃娃。”

陳長生收回了目光,道了一句:“許是陳某看岔了吧。”

掌櫃的頓了一下,他抬起頭來,卻見那一身青衫的人已經去了桌上坐下。

他猶豫片刻,起身走了過去。

陳長生正坐著喝酒,卻見那掌櫃後腳就跟著坐了下來。

“你就是他說的那個陳先生?”掌櫃的問道。

陳長生看著他笑道:“

不知道掌櫃口中的那個‘他’是誰?”

掌櫃看了他一眼,隨即問道:“那小娃娃,還好嗎?”

陳長生笑了一下,說道:“不好也不壞。”

掌櫃的點了點頭,說道:“在這個世道下麵,不好不壞就已經很好了。UU看書 www.kanshu.com”

陳長生點頭道:“的確。”

他放下了酒壺,說道:“我聽那小和尚說,你殺人如麻,身上血煞氣倒是不假,但好像有些久遠了,你應該很久都冇殺過人了吧。”

掌櫃的頓了一下,點頭道:“開了這個客棧之後就不混江湖了。”

“怎麼?”陳長生問道。

掌櫃的笑道:“那小娃娃其實有些話說的冇錯,這殺孽越多,往後的報應就越多,我這人好殺,但卻也不濫殺,但無論殺好人,還是殺壞人,若不殺個乾淨,那便是後患無窮,可是,誰又能保證真的殺乾淨了呢。”

陳長生說道:“是這麼個理,殺人者人恒殺之,江湖事難得善終的。”

掌櫃的道:“我遇到太多太多的事了,七八歲的小娃娃孤苦無依險些餓死,我見她可憐,餵了一口吃的,問過後卻發現,她的爹孃竟是死在我的刀劍下的,那小娃娃什麼都不知道,走的時候還說我是個好人,那時我心裡一麻,都不敢回頭看她一眼。”

掌櫃的自嘲一笑,覺得荒謬。

陳長生聽著這話,他頓了一下,說道:“似乎跟陳某想的有些出入。”

掌櫃的無奈一笑,說道:“江湖人總是還有些許良知的,無惡不作的人是活不了多久的。”

“所以是這些事改變了你?”陳長生問道。

掌櫃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算是吧……”

“你說的那個,嗯,小和尚,他勸了我挺多的,我的確是聽進去了的,後來又有一樁又一樁的事,我越發覺得這路上醃臢至極,想想便停了下來,拿出全身家當,開了這家客棧。”